男人钓鱼就像女生抽盲盒,万元装备烧起来

发布者:Ella

2022-06-07 15:10:55

阅读: 380

当男人对异性提不起兴趣时,那他一定是在捣鼓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耗时又烧钱。垂钓就是其中之一,对于钓友来说,垂钓的入门是如此简单,但想要修炼起来万元装备也必不可少的。本文作者就垂钓当前消费市场趋势展开分析讨论,一起来看看吧!

“钓鱼就是贩售给男人的盲盒,出水的那一刻肾上腺素飙升到了高点”,90后钓鱼爱好者刘洋津津乐道。

“你永远不知道钓上来的是什么”,这种未知属性带来的期待感不亚于女生心心念念的隐藏款。

女生抽盲盒,讲究的是“摇掂晃”技巧性。男性玩钓鱼也是技术流,台钓、路亚钓、飞蝇钓、手竿各种钓法。

但钓鱼“狠”在,盲盒总会有所得,无论雷款热款,而钓鱼可能让你一无所获。

圈里管空手而归的人叫“空军”。有人钓了三年依然“打龟”(没钓上来);有人砸了上万买装备,钓上来的鱼可能大不过手掌。

男人钓鱼就像女生抽盲盒,万元装备烧起来

即便如此,男同胞们依然乐此不疲,甚至越来越多年轻人乃至00后也拿起鱼竿。快手上,00后和90后钓鱼创作者超过四成,其中80后到00后占比超70%。

男人钓鱼就像女生抽盲盒,万元装备烧起来

小红书上#钓鱼 话题有1.5亿阅读量,钓鱼相关笔记超51万(去年6月仅11万),与冲浪并驾齐驱(59万),远高于近期火热的极限飞盘(6万+)、攀岩(11万)等媒体关注的新消费板块。其中,路亚钓、飞蝇钓等小众钓法快速增长。

一、新潮的年轻人,又跑去玩路亚飞蝇了

越来越多的人在露营扎堆“下饺子”的时候,有人已经甩起钓竿了。

“钓二代”阿虎回忆,起初是想在失业的gap year开发点兴趣填补时间,后来受到父亲的影响,蹭了套钓具,开上杜卡迪直奔河边,从此着了垂钓的魔。

“父辈玩的是台钓,我更喜欢路亚”,路亚钓只需一只钓竿、一个背包,抵达就能立刻开钓。

“路亚”是Lure的音译,意为诱惑,是垂钓的一种玩法,它利用模拟诱饵激发鱼的捕猎性,诱导其上钩。“路亚没有架子,没有鱼漂,全靠鱼咬钩的’手感’,然后跟鱼来一场角斗”,阿虎介绍。他会在手机地图上寻找没人开发的钓点,而且从村到水库必须有一公里以上的土路,徒步和爬山是必要元素。

男人钓鱼就像女生抽盲盒,万元装备烧起来

精致露营在玩儿“搬家”,装备越玩越重,而路亚钓更轻量化,轻装简行,像一道“健康轻食”。它的理念更健康环保,也更拥抱户外,虽然小众但日渐受到年轻人喜爱。

从去年开始,小红书路亚钓相关笔记量爆发增长。年轻的钓手们热衷晒装备,分享垂钓经验和穿搭法则。精致的潮人甚至衍生出了“钓系”穿搭。前两年走热的渔夫帽和钓鱼马甲,就是垂钓文化回潮的一个标志。

男人钓鱼就像女生抽盲盒,万元装备烧起来

年轻的新一代钓手们讲究专业度,也必须“颜值抗打”。钓鱼也成了继露营之后的下一个“潜力级”,成为一种带有时尚和潮流基因的休闲娱乐方式。

“Urban fishing”概念早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欧美市场就已开始发迹。大约1969年的美国,那时候社会动荡骚乱频发,政府想要安抚民心,于是在河道内投放了大量鱼类。城市里的男人们就打起了下水道里鱼的算盘,都市垂钓风由此而来。

年轻人玩儿垂钓,也有小众优越感的成分。更年轻的95后、00后已经开始玩儿飞蝇钓了。飞蝇钓是一种流行于欧美的溪流钓法,以钓取凶猛掠食性鱼类为主。路亚钓、飞蝇钓、日本本土化的Tenakra等钓法,成了年轻钓手的潮流所向。

在钓鱼圈,社交不是必需品但却是进阶的敲门砖。玩了7年路亚的KK指出,“玩路亚特别吃圈子”。你要么有老手带,要么有信息渠道最早知道哪儿出鱼,要么就只能凭运气了。刚入圈全靠老手带着新手,很多人玩儿了两三年都没摸到门。

有人追求鱼获,在钓巨物、“爆护”(丰收)的道路上内卷起来;有人则追求体验,享受愉悦自我的宁静当下。

自从玩上钓鱼,KK就特别爱逛盒马的生鲜区,默默记下不同鱼种的价码行情。

“看看最近什么鱼卖得更贵,盘算着下次钓贵的鱼拿回家”,这种刻在男性基因里的狩猎本性,只有钓鱼人才懂。

钓鱼的瘾一上来,起早贪黑,不输社畜996。“凌晨四点钟开车启程,驱车上百公里,因为要抢在鱼开口的时间点上,错过了怕就得打龟了(空手而归)”。入坑不到两年的刘洋下了班就奔赴“黑坑”(商业钓鱼场地),一周钓两三次,不是在钓鱼,就是在钓鱼的路上。

阿虎认为垂钓是当代社畜对都市的一种叛逃。“钓鱼是一种精神状态,是从站在河边就开始了”,“都市里想逃避生活,就是戴上降噪耳机。垂钓逃避生活,就是静静听水流,然后某一刻突然参悟了”。

无论是时下大火的精致露营还是垂钓,背后共同的特点是“慢下来”,慢消费、慢娱乐。在内卷、快节奏的都市高压生活氛围下,越来越多的人期望放慢步调,“慢消费”就成为一种生活方式新风尚。

钓鱼亦是如此,人们享受过程、享受自我、享受时光里的留白,也爱上了在等待中偶现的满足感。

二、男人一上头烧出个千亿市场

有个江湖说法,“台钓毁一生,路亚穷三代”,道出了垂钓的“割肉”属性。

“入坑”四五年的玩家韩子,在路亚上累计花了二十多万。他自称这种花销不算什么。“很多玩儿海钓的先得财务自由,有钱有闲,一出海就是五到十天”。

据了解,路亚钓最烧钱的是鱼竿和鱼轮,千元的鱼轮是起步线,有些装备党一出手就是上万元的鱼竿,几千元的鱼饵,都是妥妥的高消费。“钓鱼没钓几条,装备花好几万,而且上钩的都是小鱼”。

垂钓的投入因人而异,不同的钓法需要的装备不同。通常少则拥有十套以上钓具。不同类别的钓竿区分长度和材质,用于海钓、湖泊、溪流、水库等不同场景,台钓、海钓、矶钓、野钓等不同钓鱼方式。

进口品牌中,DAIWA达瓦、shimano禧玛诺、gamakatsu伽玛卡兹、美国的圣克鲁伊、瑞典的阿布贾西亚,价格都不便宜,甚至动辄万八千。虽然仿品可以省去一个零,但没有一个资深爱好者会在“身份勋章”上妥协。

男人钓鱼就像女生抽盲盒,万元装备烧起来

“竿+线+饵”组合就像玩模玩,根据目标鱼种来组装调配,这就意味着一路买买买。

在鱼饵消耗品上,男人的鱼饵比姑娘的耳环还多。比如鲈鱼硬饵少则几十,贵则上百。几个鱼饵就抵上一副施华洛世奇,烧钱速度不比首饰差。

其实钓鱼消费远远不只钓具。还包括鱼护、控鱼器、抄网、钳子、折椅等辅助装备。粗略估算,钓一趟鱼至少有十几件装备,这些七七八八的金贵物件都收纳到台钓箱里。男人的台钓箱就是女人的化妆盒。

场地、交通、食宿,同样价格不菲。北方因为水文资源有限,很多人只能选择水库或者黑坑,二三百元四小时在北京是常规价码。

Z世代稳居渔具“剁手”第一位,远远超过其它年龄段消费者。这个五一前夕,垂钓用品销售增长显著。鲸参谋数据,垂钓用品4月销量超140万件,销售额超1亿元,环比3月增长约50%。

天猫数据,2020年有200万95后购买垂钓产品。去年618期间,天猫平台垂钓用具消费者中90后、00后占比大幅提升。2019年,京东购买钓具价格集中在千元。

在如何省钱上,男人们各有各的想法。

比如鱼竿,有人觉得应该“一步到位”,买入很多不适宜的装备反而是浪费。也有人觉得“一步到位”的装备太贵,也没有所谓通吃的装备。无论是哪种省钱思路,几乎都殊途同归。

钱烧来得是体验感,“甩得更远、摇线更丝滑”;烧得是心理满足,“钓不上来一定是装备不对”。

玩儿到后来,一些根本用不上的东西也变成爱屋及乌。日常钓“黑坑”的刘洋入手了50厘米长的鱼饵,装裱在客厅做壁挂,美其名曰“收藏品”。

《中国渔业统计年鉴》数据,2019年中国休闲渔业产值达943.18亿元。尼尔森数据,2020年中国休闲渔业规模预计突破1100亿元。男人一上头就烧出个千亿市场。

钓鱼圈自嘲,你钓到第一条鱼的时候,不是鱼上了你的钩,而是你上了钓鱼的钩。

三、慢运动赚快钱

垂钓行业拥抱年轻化,社交媒体和网络荧屏成了行业向娱乐化、潮流化跃升的新阵地。

爱奇艺综艺《向往的生活》里,李雪琴、李诞、黄渤、王迅行舟垂钓,给钓鱼打上了趣味休闲的荧屏印象。而韩国的垂钓主题综艺已经兴起,《传说中的大鱼》《握拳船笛声》《in the soop》,明星孔刘在线安利钓鱼。

直播和短视频让居家人找到了“云钓鱼”的快乐。抖音数据,钓鱼成为抖音第一大休闲运动,内容播放量超799亿次。

根据快手数据,早上6点到下午5点,钓鱼直播的开播比例领跑直播大盘。盘老板、日常垂钓、钓鱼PK赛等花式内容,“只是静静看着他们不停上鱼就很解压,有被爽到了”。

鱼圈顶流、职业钓手@天元邓刚,因为技术精湛,两个月内暴涨两千万粉丝。

短视频流传着一个说法,邓刚、刘志强、化绍新、李大毛并称四大天王。不少年轻人追随着网红和直播,成了新一批垂钓手。

据“黑坑”经营业者介绍,这两年女钓手也开始萌生,“现在大概50人里能有一两位女性,而且大概率技术不错”。

直播和短视频、明星和流量给这项慢运动按下了加速键。从去年开始,钓鱼消费就呈现翻倍增长之势。今年垂钓用品市场销量规模增长近1倍,销售额规模增长超过1.5倍。

目前国内高端钓具消费市场已被国外品牌占据。日本钓具品牌已在中国市场如鱼得水。市场布局比美国、韩国钓具品牌更早一步。

国产品牌也嗅到了市场机会。企查查数据显示,全国“渔具”相关现存企业主要分布在浙江、山东、江苏、四川等地,企业累计超40万家,而且这一数字还在增长。2019年-2021年新企业呈上升趋势,年注册量分别为5.9万家、6.1万家、10.7万家,截至5月16日,2022年已新注册相关企业9.1万家。

但由于市场起步较晚,国产品牌盘踞在低价格带上。垂钓装备分为消耗品和耐用品,其中消耗品领域技术门槛低,企业较多,竞争更激烈。

在“百湖之市”湖北武汉和盛行海钓的山东威海两大产业集群,不少国产钓具品牌转战电商平台和社交媒体,企图打开新局面。在线上平台,光威、宝飞龙、汉鼎、化氏、天元等相对知名。其钓具大多在500元以内,主打新手入门。品牌想触及高端,仍然有赖于技术攻克。

年轻人开始拥抱垂钓,也加速搅动着市场暗流。带动着潮流消费、餐饮、旅游、住宿等衍生服务“休闲垂钓经济”。

在美国,休闲垂钓已经成为国民运动,而且形成了成熟的产业链。美国户外基金会统计,2019年美国6岁及以上的钓鱼活动参与人数超过5010万人,同年钓鱼总次数高达8.8亿次。

美国鱼类和野生动植物管理局公布的数据,从2017年到2011年,4600万持照垂钓爱好者,直接拉动480亿美元钓鱼用品消费,带动酒店旅游、休闲渔船制造业发展,创造了82万多个工作机会,总经济贡献高达1150亿美元。去年,美国钓具在线销售平台Catch.co获得3800万B轮融资。

沉迷山间情志的日本,借着“山系生活”的东风,垂钓备受中产阶级所热衷。在木村拓哉、藤原浩、铃木大器等潮流界知名人士、设计师的带动下,垂钓成了潮流界的宠儿。The North Face、Columbia等户外品牌推出垂钓支线系列,潮牌Supreme、NEIGHBORHOOD也染指垂钓圈。一些日本渔具厂商也跨圈迈入潮流界,比如日本老牌渔具厂商DAIWA与潮牌BAPE跨界合作,企图从衍生潮流消费中分一杯羹。

经济学博士张磊分析,快时代下的消费将呈现慢特征,慢并不是体现为增速的慢,而是慢在消费品质体验过程的精致。

这两年,年轻人又爱上了“露营、钓鱼、冲浪”新三宠,小众运动百花齐放,传统的休闲娱乐消费市场正潜移默化发生着裂变。加上疫情防控下独特时机,让户外生活方式迎来了最好的势运。慢运动、慢消费走到了快跑的好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