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抖音装厂妹,每月躺赚好几万

发布者:韭黄阿rich

2022-05-16 16:21:05

阅读: 532

短视频拉近了不同群体间的距离,以前蓝领工人的生活我们只能在报道中看见,现在只需要刷一刷短视频,厂妹厂哥的生活一览无遗。与此同时,围绕这类群体的“流量密码”也开始出现。本文作者对这一现象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一起来看看吧。

01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有段时间我特别痴迷在抖音上看不同人才市场账号发布的视频。

比如我最早关注的这个账号“阿熊哥(人才市场)”,简介上只有非常简单的一句:“记录打工人的日常”。

在他的镜头下,你可以看到“高矮胖瘦”四大天王:

“躺平哥”人高马壮,但每天只愿躺在公司宿舍睡觉,不愿意进厂上班。

一次把他赶出宿舍,没钱吃饭足足饿了他一天。当负责人好心半夜给他买碗炒粉吃时,他信誓旦旦,明天一早就去进厂面试。

到了第二天,他又躺在宿舍睡到了中午。负责人帮他约好的上午面试又黄了。

“潇洒哥”是来电子厂玩的。他没想过进厂,只想和厂妹谈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他每天口袋随时揣着瓶摩丝,时刻在有反光的地方搭理自己的头发。花钱大方,会请自己同行的人消费。

负责人问他这样下去实力(钱)够不够,他会拍拍他的口袋说:实力杠杠的。当他真没钱时,他会和兄弟们告别,说要回去搞点实力。然后回家拿钱,过上一个月继续出现电子厂。

“槟榔哥”每天看到熟人的第一句就是:搞一口槟榔。

因为气质哥会请他吃饭,吃槟榔,他成了气质哥跟班。每天跟着气质哥四处在街上溜达,负责帮“气质哥”拿那瓶他最重视的摩丝。

一次气质哥好不容易喜欢上了一个姑娘,表白时,姑娘却说自己喜欢槟榔哥这款“温柔”的。评论区有人写道:槟榔哥第一次感受到了面包与爱情的不可以兼得。

我喜欢看这类视频。它让我想起之前看纪录片《三和人才市场》的感觉,同样会好奇“吃4元“挂逼面,喝2元“挂逼水,玩1元1小时网吧”“做一休三”的三和大神生活。

只是没想到,这种纪录片,能看成连续剧。

但同时,我也发现了一个问题。因为观看倾向的缘故,大数据后又陆续推了好几个人才市场的账号给我。

好奇驱使下,我又搜索了下带有“人力”“人才市场”等关键词的用户,犯嘀咕:这种账号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02

持续拍视频剪辑发到互联网,如果不是为了记录分享自己的生活,就是存在某种变现的方式在驱使。

人力的变现很简单,有人看到他的视频,缺活干找上来。一笔介绍,就有一笔介绍的收入。

只是我在搜索时,发现了很多明显本职并非是做人力的账号。他们也根植在工厂中,想尽办法获取着流量,有些甚至花费成本不低。

有的视频中,工厂全是漂亮的厂妹,每天更新的剧情是同一套模板:有男厂工入职,被殷勤的厂妹团团围住,给他拎包拎行李,问他有没有女朋友。偶尔换一个厂妹,评论区会说换演员了。

视频最后,都会升华主题,埋怨为什么没有男生愿意进厂打工,导致厂妹都没有男朋友。

也有些剧情稍微简单,拍摄厂妹填写入职信息。视频的博主负责新员工登记,他会把每天前来报道的女生照片在视频开头做个预告,然后拍摄女生填写自己基本情况,中间穿插两人对话。“表格+谈话”的方式,让女生的信息和形象变得更丰富。

有初次离家打工的小妹,天真烂漫,填写表格歪歪扭扭,尽写错字;辍学不良少女,交往“月抛”型男友,恋爱经验丰富,表格在她手上变得皱皱巴巴,全是胡乱涂画;气质温和的离异少妇,因为要抚养孩子不得不外出打工,问题问得稍微出格一些就会脸红,表格上字迹娟秀。

只是这类视频下方,大多都有本地人的质询:这是哪个厂,自己从未见过。视频博主也从未有过正面回应。

03

今年一月,快手在部分账号的直播间内上线了名为“快招工”的直播招聘功能,定位蓝领招聘。

这次直播招聘,蓝领招聘中,又以制造业蓝领为主,俗称“进厂”。

从2020年开始,“工厂缺人”的口号就一直被喊响。

中智咨询研究院曾开展过一项调研,社会上70%以上的工厂都面临过“用工荒”现象,其中13%的工厂出现常年“缺工”。

2021年春节刚过,CCTV2报道广州街头出现奇景,上千名制衣厂的老板们手持招工牌和样衣,伫在街上被工人挑选,并表示:月薪过万难招工。

制造业为何招工困难,这个内容太大了,我今天只谈招聘问题。

其实以前非工厂找工作也麻烦,要去人才市场,排队写简历应聘,每天跑一趟等结果并投新的简历。

并且,即使再大的人才市场,招聘者和应聘者面对的,都是有限的选择。

后来这个问题,被招聘的“线上化”解决了。

但这不包括蓝领,我们将近4亿的蓝领就业人群,通过“线上”应聘的,根据BOSS直聘招股书显示,2020年才堪堪达到13%。

更多依靠什么?传统的“熟人介绍”。

4亿蓝领的需求,潜藏着巨大的市场,光是白领招聘都能养活好几个招聘平台,那占据我国非农就业人员 67%的蓝领呢?

中投报告显示,蓝领人才在线招聘市场规模高速增长,到2015年预计将达1284.6亿元,规模是白领招聘市场的1.5倍。

但难点也显然易见,蓝领群体显然不爱上招聘平台投递简历。

可如果是用户量级达到10亿的短视频平台呢?

快手推出的“快招工”直播板块正是瞄准了这部分市场。同时由于人力行业本身并不具备太高的行业门槛,因此部分视频团队盘踞于此,形成了一个不起眼的暴富行业。

对,非常赚钱。

04

一个颇具规模的制造业工厂,每年在招工上要花费多少钱?

如果走传统渠道,在第三方人才服务机构,这个价格是五百万到一千多万之间。

疫情来临前,短视频以及直播招工并不受到重视。据快手上专门做人力招聘的头部账号“松哥正能量”爆料,招到的每名工人每月仅能为中介博主带来几十元不等的收益。

但在疫情后,由于线下招聘存在多重因素的阻碍,线上渠道开始受到重视。同时“用工荒”情况随疫情进一步加剧。给到人力博主的收益已经翻了十几倍,每名工人每月可为他们带来五百元至一千元的收益。

工厂不同,给予酬劳的方式也有所区别。目前大部分工厂采取长期支付的方式,只要工人一直在岗,中介就能持续从在岗工人获得收益。

这种模式,有助于主播尽可能为工厂维系工人的长期劳动关系。

换算下,既只要每月招募到十名工人,当月收入就可上万。且到了下月,之前的工人如果依旧在岗,相关收益还能不断垒加。

本质上这仍是一个新媒体的基础玩法,只是赛道不同,变现更为简易和稳定,没有太多门槛。我另起了一篇文章,拆解了一下实践流程,感兴趣的可在公众号回复【进厂】查看,仅供参考。

疫情场景的催化下,蓝领招聘的线上化进程将会被提前。此时,正处在行业变化的前夜。

短视频平台开始把用户引入“直播招聘”的新场景;既有招聘平台,以BOSS直聘为首,在2021年上市时,就把“蓝领招聘”作为公司下一个巨大增长点。

网红流入了工厂内,变身成厂妹,进可进军网红届,退可固守电子厂,大肆进行着掘金,也不知道能持续多久。

但在“招工难”的口号没有停止前,需求肯定会一直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