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仿刘畊宏健身,我的直播间只有53人观看

发布者:电商在线

2022-04-25 17:53:54

阅读: 522

编辑导语:最近明星刘畊宏凭借直播健身成为新一代顶流。不仅霸屏全网,还用和李佳琦一样魔性的口号和热情俘获无数网友参与跳操,在社交平台引发热烈的讨论和互动。直播健身不是什么新内容,而刘畊宏的爆火却让很多人看到了直播健身的新机会。

“最近从‘李佳琦女孩’变成了‘刘畊宏女孩’,一个掏空我钱包,一个掏空我身体。”

铁打的互联网,流水的网红。之前因参加《爸爸去哪儿》,以及周杰伦好友身份,让人熟知的刘畊宏,最近凭借直播健身成为新一代顶流。不仅霸屏全网,还用和李佳琦一样魔性的口号和热情俘获无数网友参与跳操,引发各地消防员、众多明星在社交平台梦幻联动。

截至4月23日13时,刘畊宏在抖音拥有4027万粉丝,而在4月12日这个数字还是537万,10天涨粉近3500万,比“张同学”三个月涨粉千万的速度更快。蝉妈妈数据显示,近30天,刘畊宏直播累计观看人次近2亿,单场直播最高观看人次达5256万,直播收到的打赏10天内翻了10倍。

但健身行业就像是一座冰山,刘畊宏等明星教练主播荡起得的涟漪仍然有限,更多主播和线下健身机构,困在流量体系里:

  1. 场所、设备集中于线下的健身行业,如何翻至线上?
  2. 依靠明星IP和热门梗出圈的刘畊宏,成功经验能否被众多主播和机构复用?
  3. 线下健身机构和服务平台,如何去抓住这一波流量?
  4. 直播健身,是否有可被复制的商业模式?

广州的健身教练肖龙告诉「电商在线」,现在不少健身教练、机构和平台都在模仿刘畊宏开启直播带练:“确实带火了健身行业,也给了从业者一个新方向,但是观众的热情能持续多久谁也不知道,我们只能努力去抓住这一波流量。”

爆红的新晋顶流刘畊宏,快速出现的众多健身直播间,涌入直播健身行业的线下机构和平台……在面对在蜂拥而至的流量时,一个行业如何去承接,远比如何获得更加重要。

一、直播健身,新瓶装旧酒

这并不是刘畊宏首次开启直播健身,或者说,这次火爆的健身直播,并没有什么特别新意——一样的直播形式,一样的主播,区别在于,有了更加有趣的梗,更加鲜明的个人风格,以及配上更加专业的直播间运营。

2021年,刘畊宏就在抖音进行过直播健身,直播形式和现在也没有什么差别,但一直不温不火,在线人数也只有几千人。今年4月的火爆,除了疫情影响导致居家健身热度再起,自带的明星IP和专业健身人设等原因之外,被网友反复提及的三次被封梗才是引子:

  • 第一次,刘畊宏在直播中露了腋毛,系统警告不雅观被封,于是去除了腋毛;
  • 第二次,刘畊宏因为胸肌太大,被系统判定“违规擦边”被封,于是穿上了羽绒服直播跳操;
  • 第三次,刘畊宏在直播间祝福好友周杰伦“身体健康”,被系统判定谈及医疗健康话题被封。

网友纷纷发帖表示“刘畊宏真是又倒霉又好笑”,三次被封也迅速成为了社交平台的“社交货币”,被喜欢玩梗的年轻人转发讨论,刘畊宏本人和幕后的MCN机构“无忧传媒”也抓住了机会造势运营,用《本草纲目》健身操,周杰伦什么时候来跳操和带着妻子、岳母一起运动等梗,树立了更加有趣丰满的人设。

刘畊宏个人的出圈,不仅带火了健身行业,也带动了一批又一批人开启直播健身,在抖音搜索“直播健身”,除了各种专业教练模仿打造的直播间,还有不少“跟着刘畊宏一起运动”的直播间——在直播间看着刘畊宏的直播跟着跳操,也能成“健身主播”。

“大家也不想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刘畊宏确实给直播健身带来了很大的流量。” 上海的健身教练团子向「电商在线」表示,不少线下机构和教练在2020年疫情期间就做过直播健身,只是那时候是因为线下健身场所暂时关闭“无奈”转线上,现在是自发入局。

在团子看来,现在直播健身的形式也没有什么变化,还是一样的线上带练,不过之前直播举铁、瑜伽或者跳绳的教练,都开始转型,“现在跳操很火,和瑜伽这些运动比起来更加有娱乐性和趣味性,观众也更容易被吸引。”

团子表示,刘畊宏的出圈除了他自身的专业性、明星IP和娱乐性很强的带练形式之外,更多的还是幕后运营机构的协助,“我们这些普通教练,很难打造这种出圈的梗,也不会运营。大家看习惯了刘畊宏这种直播健身,对于直播健身的要求也会更高,不仅要专业,还要有娱乐性,直播视频效果也要好。”

观察现在火爆的健身直播间,不少直播间都有绿幕和助播,幕后都有比较专业的运营团队,个人这时入局要面临更大的挑战。

使用了绿幕技术的直播间

肖龙告诉「电商在线」,这段时间他也在抖音直播健身,但观众最多也就只有53个,“我在家里直播,场地小,效果也不好,对着镜头都不知道说什么,就显得很尴尬。”

无法复制刘畊宏的火爆,但确实给了他们新的思路,团子和肖龙都准备在短视频平台上“精细化运营”,开朗的团子看中了玩梗能力,准备树立搞笑女的人设,做搞笑健身短视频入手。长相帅气的肖龙则准备和一个MCN机构签约,让机构提供直播场所,帮自己运营平台账号。

二、健身教练更香了

除了团子、肖龙这样以个人身份入局直播健身的,不少线下的健身机构和健身服务平台,也早早入局了直播健身。

超级猩猩在小红书推出了14天的超猩家里蹲直播,通过不同的教练在小红书直播课程;乐刻、莱美中国和专业的健身UP主们与B站推出了直播健身课程;一兆韦德、威尔仕等连锁健身机构也在抖音开设账号,邀请教练直播健身教学。

这些线上直播,都需要依靠机构、平台内的教练去完成。

模仿刘畊宏健身,我的直播间只有53人观看

“对机构来说,教练是最大的资源,除了日常私教、团课、吸引会员要依靠教练,做线上直播肯定离不开教练。”开健身工作室的凯哥告诉「电商在线」,教练才是各个健身房和健身机构的核心,是维系用户的关键。

之前主打付费团课的超级猩猩,就用比普通健身机构更高的课时费去“挖”优秀教练,还推出教练可以转型店长或者课程研发、运营的培养模式。keep旗下的keepland也有类似的人才培养模式,吸引了职业周期并不算长的健身教练们加入。

刘畊宏的火爆,让机构和平台进一步意识到优秀教练的“香”。凯哥告诉「电商在线」,只要是线下机构都想要一个刘畊宏:“4000万粉丝,就算有0.1%来线下买课办会员,那都赚翻了。”

超级猩猩、keep等平台想要打造或者引入类似刘畊宏的明星教练:超级猩猩在小红书通过官方账号宣传直播课程,但直播健身是在各个教练的个人账号上,相当于公司导流给教练。Keep引入了帕梅拉、周六野等健身KOL,让她们在平台发布相关健身内容和课程,帕梅拉还在keep推出了付费课程。

明星教练策略已经小有成效,一些机构的学员会在社交平台上自发安利教练,一些教练甚至有自己的“学员粉丝团”,帮教练“刷课冲业绩”,一些超级猩猩的学员还会在教练达成1000节课的目标时送上横幅、蛋糕祝贺。

模仿刘畊宏健身,我的直播间只有53人观看

小红书上,不少学员会推荐教练,为教练庆祝

对于线下机构和平台来说,比起引入知名KOL,培养自己的明星教练显然是一笔更划算的买卖,只不过想在线上打造一个明星教练,对于这些连锁机构和平台也不是易事。

观看超级猩猩、威尔仕、一兆韦德的直播也能发现,不少教练在家中直播,整体直播效果并不好,与其他直播间毫无差异性,并不能吸引观众。

威尔仕与一兆韦德的直播间

不过凯哥表示,疫情所限,教练们不得不在家直播,等健身房重启后,这些连锁机构与平台,肯定会根据经验,为教练们打造出更加专业的直播间和运营规划,“之前超级猩猩和乐刻的直播健身就是在专业的场地,效果比现在好很多。不过主要还是要看教练个人,专业直播间或者健身房谁都有,优秀教练才是最不一样的资源。”

三、直播健身,变现艰难

始于线上流量,终于线下现象。直播健身火了,但从目前对行业影响来看,仍无法去替代线下健身,也面临着变现难题。

2020年疫情期间,线上健身一度火爆,帮助人们居家健身的健身镜、健身环等也一度成为社交平台和电商平台的热门,但交互体验感差,没有监督的“云健身”,很难养成健身习惯,健身爱好者也还是回归线下——线下健身的社交性、氛围感和进阶性质,是线上无法替代的。

苏州的专业健身教练ken告诉「电商在线」,刘畊宏之前就是在健身房做专业抗阻训练的,这也说明了线下的不可替代性:“自己练,很难确保动作是否标准,也很难进阶,使用器械这些还是要去线下健身机构。刘畊宏本人也在直播间不断强调动作要标准,动作不标准轻则无效,重则受伤。”

社交平台上,就有人表示自己因为跳刘畊宏减脂操不小心大腿拉伤、扭伤脚腕、运动过量的,#杭州女孩跟刘畊宏跳操脚受伤#也登上了热搜第一。

模仿刘畊宏健身,我的直播间只有53人观看

直播健身也不得不面临变现难题。

目前直播健身想要完成变现,主要有三个方向。

1. 直播带货

直播带货是最简单有效的流量变现方式,但带货主播几乎都是垂类带货,健身主播带货范围也就有了限制,而健身选品的转化率和复购率并不高。

在抖音有着1120万粉丝的“雪总健身课堂”,近30日销售额也只有483万元,而有着1370万粉丝的美食类主播“密子君”,近30日销售额已经达到1020万元。卡思数据也曾报道,刘畊宏在3月9日的直播中推荐了两款健身相关的饮料产品,但上百万观看量带来的销售额还不到30w。

有着1665万粉丝的健身类主播“刘芳形体礼仪”,近30日的销售额高达7106万元,但销量前十的产品中只有瑜伽服一个健身相关品:她已经通过长期经营“明星礼仪导师”标签打造礼仪形象设导师人设,开始带货更多品类了。

2. 售卖健身会员卡、健身课

不少健身主播都会在直播间推销相关的付费课程,但线上已经有不少免费的健身课可供选择,线下会员卡和课程价格较高,大多数观众并没有很强的付费意愿。

3. 品牌植入推广,联名代言和推出自有品牌

不少健身KOL都曾在视频中推广或者和健身品牌联名合作,但也只限于部分有着较多粉丝的健身头部KOL。周六野还就曾推出过个人健身品牌“她是火花”,翻看天猫旗舰店就能发现,销量最高的是一款279元的背心,但也只有26销量,变现效果并不好。

刘畊宏也有可能通过妻子和亲子标签,带货其他品类的产品:他之前在淘宝直播就带货过不少女士护肤品、美妆用品和儿童用品。而品牌植入也会是刘畊宏的选择,新榜就在4月22日宣布刘畊宏入驻,平台内数据显示,刘畊宏的短视频品牌植入报价已经高达50万元,业内人士表示,实际合作价格会更高。

模仿刘畊宏健身,我的直播间只有53人观看

但这个模式也不能被众多健身主播参考,刘畊宏可能会迎来“刘畊宏女孩”们的野性消费,但野性消费能持续多久,能否形成长尾效应,也要打一个问号,因为健身而关注他的用户,能否去购买美妆、儿童产品,也是一个未知数。

从切实存在的线上健身的需求,和连锁健身品牌和服务平台入局线上直播,可以大胆推测,线上健身目前最切实可行的商业模式,可能是线上与线下的融合:通过线上辅导新手入门,培养用户健身习惯和健身观念,随后将进阶的用户引流到线下健身机构形成闭环,达到流量变现。居家健身的交互设备则会作为辅助,通过不断改良的交互体验去满足居家健身用户的需求,达成长尾效应。

但直播健身最终的变现模式和商业模式,还需要众多健身主播和健身机构、平台的不断探索,想要让线上健身在疫情之后继续热度不减,“刘畊宏”们和机构、平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