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社交网络支配的年轻人,怎么样了?

发布者:三维推

2022-05-11 09:15:28

阅读: 1042

在互联网还未普及的日子里,人们性格、价值观的形成更多会受到生活环境的影响;而当下的年轻人作为网络时代的“原住民”,其成长轨迹和精神塑造脱离不开无处不在的移动互联网,而这正印证了那句话,即“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

最近看到一则冲击「三观」认知的新闻,“APP会影响年轻人的三观,比如说使用小红书对于年轻人的婚育意愿正相关、豆瓣负相关、虎扑正相关……”

看到这个新闻时,我的第一反应其实是年轻人怎么这么容易被影响,真是一代人不如一代人。但是转念一想,这个现象并不奇怪,因为疫情等各方面原因,年轻人很多的社交和各种信息的摄入都来自于各大平台APP。

就如被大院、单位同事、街坊邻居影响着三观的我们的父辈一样,年轻人在被他们每天从早到晚的重度使用APP影响着三观。早在19世纪看透这一切的马克思就总结说: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

一、90年代——街坊邻居影响下的集体主义

即使没有互联网,人的三观也会受其所在生活环境深深影响。比如说我成长的环境,90年代的家属院,类似部队大院,也类似各种国企的家属院,街坊邻居都是同事,平常工作在一起,子女年龄相仿,在一起玩耍,一个学校上学。

你的发小和你的家庭环境都十分相似,大家分享着相同的八卦,家里大人没下班去邻居家蹭饭这是常态,有的时候借宿发小家也很正常。

周围的同事/朋友们见证着你人生的重要时刻,结婚、生子、升学、乔迁、疾病。人们的价值取向和世界观、人生观也不自知地被周遭所影响和塑造。

那个时期人们的集体主义观念很重,因为生活在这种强关系的社区中,如果维护个人利益,很容易被集体所排挤,是不利于个体生存和繁衍的,因此人们的价值观和选择会非常趋同。

二、千禧年后——互联网时代的爱好社区萌芽

时间来到了千禧年,随着互联网的逐步发展,PC端从门户网站中的各个板块衍生了各种社区,比如体育、游戏、时尚等等。那个时代最火的就是百度贴吧的李毅吧。

比如李毅吧,为了防止好多读者是00后,这里参考百度百科的定义介绍下,“百度李毅吧,也叫帝吧、D吧、D8。帝吧为内涵中国足球建立,内涵精神在帝吧得到无限延伸。”

李毅吧如果是一个用户的话,他的用户画像更像是一个热爱足球(中国足球)的热血青年,因为对国足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等种种情绪,大家从最开始的谈论足球扩展开讨论一些时政、一些文艺圈体育圈(文体不分家)的各种现象。像极了那些夏天在树下面穿着跨栏背心扇着扇子侃大山的大爷们,如果他们穿越回年轻时代,一定是帝吧的铁粉儿。

那些被社交网络支配的年轻人怎么样了

曾经见证了无数人青春热血的帝吧-李毅吧

BTW,最开始的互联网草根文化(diao丝文化)也起源于此,包括后来的小米手机/品牌的成功,也是得益于雷老板对于帝吧粉丝用户画像的入木三分的刻画。

既然贴吧是一线上的虚拟社区,它就发挥了原来线下街坊邻里的功效,突破了地理上的隔离,天南海北的有着相同兴趣爱好、用户画像的人群聚集在一起,人们在网上冲浪的时间逐步超过了跟现实生活中的人群面对面交流的时间。互联网天生的匿名性,给了言论更加自由的发挥空间,就形成了那些年极有特色的“互联网载入史册的大事件”。

其中最出名的莫过于帝吧和饭圈女孩的多场战役。此时,又一有着鲜明标签的群体登上历史舞台,她们就是微博的饭圈女孩。

时间来到2010年前后,新浪旗下的微博爆发式增长,随着一些明星大V入驻,作为那个年代的“流量密码”,无数饭圈女孩纷纷入局。偶像生日还要在微博上搞一系列点赞、评论等活动,曾经的贴吧盖楼已经过时了,爱他就送他一个吉尼斯世界纪录。

那些被社交网络支配的年轻人怎么样了

2012年鹿晗的一条微博被粉丝评论了上亿次,两次刷新吉尼斯世界纪录

还有大家对微博饭圈标签有深刻印象的莫过于,每次谁家爱豆官宣“恋情/分手/结婚/离婚/出轨/生子/怀孕”(一般还选在节假日),微博的工程师无论在干嘛都得第一时间拿起电脑扩容,防止流量一瞬间太大让服务器宕机。

鹿晗官宣恋情,工程师被迫停止婚礼抢救微博

微博饭圈少女的用户画像也立体了起来,她们可能很多是学生,或者涉世未深,对于甜甜的恋爱抱有憧憬,同时对于明星偶像(男爱豆为主)打造的“阳光男友”形象非常沉迷,愿意为爱豆一掷千金。所以他们的用户形象是愿意为自己喜欢的东西付费的,付费转化率相应会比较高。

比如一段时间微博数字专辑销量暴增,很多品牌商也看重了这块肥沃的商业黑土地,纷纷找流量明星代言自家产品并在微博上投放广告,爱豆、商家、微博三方都赚得盆满钵满,饭圈女孩们也对能为自家爱豆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感到非常荣耀,可以说是实现了马斯洛需求理论中的最高层级——自我价值的实现。

那些被社交网络支配的年轻人怎么样了

微博针对明星粉丝做了土豪榜

无论是帝吧diao丝还是饭圈女孩,他们都是互联网社区产品中的有着鲜明特色的群体。他们可能本身的背景千差万别,但是在一些群体活动上的选择和价值观会非常一致,比如对于饭圈女孩来说,爱豆的一些行为都是绝对正确的,反之就是大错特错的、需要极力抨击与反驳的。

最简单的是“爱屋及乌”效应。「明星同款」大家一定听说过吧,某个冷门产品因为明星在某张照片中被网友挖出来了、或者是明星在一些视频中“不小心”种草了,一瞬间会被粉丝买到断货。

而同理,某个明星突然人设翻车了,连夜被全网封杀,合作的品牌商只能连夜宣布停止合作、下架曾经合作过的产品,曾经爆红的产品也会一夜之间滞销。

这些看起来降智的行为并不是饭圈女孩本身的“三观”问题,而是群体心理学中勒庞在《乌合之众》中所说的“人一到群体中,智商就严重降低,为了获得认同,个体愿意抛弃是非,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归属感”。

同时,个体缺乏自信,他们认为汇入群体之后,在群体中获得自信,他们就可以免责,就代表了“正义”。如果这种盲目的“自信”扩展到了一个民族,后果会十分可怕。而年轻人,他们接触社交网络最多,他们年轻、热血、冲动,会变成极易煽动的对象。

三、如今,被社交网络支配的年轻人怎么样了

如今,00后逐渐成长起来,成为各种APP的主力群体之一,他们从小就生活在一个宣扬个性和标榜自由的年代,他们觉得自己可以主宰自己的人生,不愿意父母干预,不愿意从众,他们喜欢限量版,他们追求独一无二的体验而不是“同质化”的性价比。

但如今社区类的互联网产品也升级了,为了提升UV/PV/GMV,所有的互联网产品都在做社区的概念,无论是“淘宝的李佳琦女孩”、“抖音的刘畊宏女孩”、“快手的老铁”还是“小红书的种草/拔草小红薯”,他们会被主播安利买断某种口红色号,会被某个博主影响爱上某部电影,喜欢/讨厌某个国家,购买某支股票/基金(坤坤兰兰的基民粉丝们),甚至选择某所学校、某个职业。

比如说,疫情期间刘畊宏和他的粉丝一夜爆红,一夜间全网都是毽子操和本草纲目,抖音粉丝已超过6250万,《本草纲目》毽子操挑战这一话题,在抖音上已经超过66亿次播放。

而同样是被困在上海的口红一哥李佳琦,在今年38节直播预售当晚,其7小时就拿下了28.52亿元的销售额。而去年李佳琦和薇娅两人加在一起不足8亿,今年李佳琦一个人的销售额就是去年的3倍多。

李佳琦的活跃粉丝男女比为1:7.4,年龄集中分布在18-32岁年龄段,其中18-24岁的用户占比最高为41.58%,粉丝的地域分布主要集中在“超一线与一线城市”,占比为37.38%,二、三线城市占比相当。总体来看李佳琦的粉丝画像为:超一线与一线城市18-24岁的年轻女性(95后和00后)。

仔细研究后就会发现李佳琦女孩和刘畊宏女孩就是同一拨人,听到刘畊宏说“Come on!人鱼线马甲线我想要”,就像听李佳琦说“偶买噶!也太好看了吧!”女孩们瞬间都被击中,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根据丁香医生《2022国民健康洞察报告》显示,排在TOP3的健康困扰分别是情绪、身材和皮肤问题。其中,身材焦虑首次超过了皮肤困扰。而口红和健身,刚好贴合了女生们满足变美需求的两条路径:注重容貌,也在意身体形态。

所以大家就明白了为什么某些APP的用户会有相同的三观了吧,无论是在李佳琦直播间里为了一款口红买买买,还是在刘畊宏的直播间里汗流浃背的女孩们,她们都是追求变美和注重容貌的,她们对于婚恋观念会更加正向。

回到一开始的那个问题,你还觉得“某个APP的使用多少会直接影响年轻人的婚育观”这个结论令人震惊么?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当你的大部分关系都在社交网络上时,你就是由你使用的产品的调性所决定和影响的。

如何摆脱这个怪圈?最后想要用哲学的观点来回答。

笛卡尔说过:“我思故我在。”我是始终坚定地相信人是有自由意志的。即使每天一睁眼就被铺天盖地的社交网络的各种言论所淹没,被各种囤货闹铃所支配,自我还是要为心灵/头脑留出一块净地,这块净地不被任何言论所污染,专注于深度思考。

你可以尝试偶尔关掉手机、屏蔽一切社交网络通知,认真地看一本书,亲近一次大自然,做一次冥想;尝试自己独立深入思考一个问题、尝试认真地观察周遭的一草一木、尝试与朋友邻居面对面地交谈。

你或许能真正感受到内心的宁静,或许你自己会为自己做出最正确的选择,迸发出最具创意的灵感,请相信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