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文明 元宇宙 商业创新?Twitter进入马斯克时代 哪场革命最先到来

发布者:媒介三六零

2022-04-28 17:46:10

阅读: 487

科技领域今年4月最大的一出戏,即将画上句号。Twitter同意以约440亿美元(此前马斯克报价430亿美元),将公司出售给埃隆·马斯克(Elon Musk)。

这笔交易将成为最近20年以来,最大的一笔将公司私有化的交易。马斯克开出的每股54.2美元的收购价格,比马斯克成为该公司最大股东时的股价溢价了38%。

身为Twitter重度使用者的马斯克,入主后如何改造Twitter,备受瞩目。毕竟,一方面,Twitter本身是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社交平台之一,影响着全球数十亿人的社交和信息生活;另一方面,马斯克是科技和商业领域最具创新精神的企业家之一,不管入局哪个赛道,都掀起了颠覆式革命。

那么,Twitter进入马斯克时代后,未来将何去何从?

言论自由 数字文明

打造最大程度信任和广泛包容的公共平台

“言论自由”是马斯克在反复强调的一点,也是收购Twitter的最大驱动。

收购消息传出后,马斯克当天发推再次声明:“言论自由是民主的基石,而Twitter就像是数字城镇广场,人们在这里讨论对人类未来至关重要的问题。我还希望通过使用新功能增强产品,使算法开源以增加信任,消除垃圾邮件机器人以及对所有人进行身份验证,让Twitter变得更好。”

“我希望那些对我最严苛的批评也可以留在Twitter上,因为这才是言论自由的意义。”

在TED2022年大会演讲上,马斯克还提到,“我觉得,拥有一个最大程度信任和广泛包容的公共平台对文明的未来极为重要,我根本不在乎经济账。”“人们能够在法律范围内自由发言是非常重要的。”

对于此次收购,路透社也称,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将掌控这个拥有包括全球领导人在内的数亿用户的社交媒体平台,马斯克有意打造为一个“言论自由的角斗场”。

社交媒体的内容决定权不应该集中在平台手中,而应该交到用户手中,允许用户定制自己信息流,完全掌控自己的网络数据,核心技术算法与内容标准应该公开透明,让所有人清楚哪些内容是不被允许的。这也是Web 3.0时代的社交媒体平台所应具备的去中心化特性。

建设最具颠覆性的元宇宙世界

Twitter X Neuralink X OpenAI 梦幻联动

马斯克是一个技术狂想主义和激进主义者,凭借天才般的技术想象力、狂放不羁的技术野心和强大的商业抱负,布局星链计划、脑机接口、太空计划等等,堪称打破了一个个人类智慧的“无人区”。

当下,元宇宙大潮已来,马斯克本身就是区块链技术的超级推崇者,更是“币圈一哥”,并在比特币上赚到了不小的财富。Twitter则是全球范围内最重要的元宇宙用户聚集地,根据Twitter全球科技新浪潮媒体分享会上的数据,Twitter“元宇宙”相关话题热度一年内增加了近200倍。

Twitter金融服务总监在一篇博文中写道:“我们见证了热情的加密爱好者的激增,Twitter上的人考虑投资加密的可能性,比那些不在Twitter上的人高3.2倍。”

Twitter创始人兼前首席执行官Jack Dorsey是比特币的狂热推广者。Twitter还推出了打赏功能,除了常规支付工具外,这项功能也支持通过比特币支付。此外,Twitter还估计用户将NFT作为其个人头像,让更多用户展示数字艺术。

已经有人在畅想,马斯克收购Twitter后,将如何脑洞大开,把Twitter与马斯克旗下其它业务联动,打造最具颠覆性的元宇宙世界:“脑机接口公司负责实现人脑与虚拟网络的对接,OpenAI公司负责把人的决策在虚拟网络的实现,通过Twitter实现人与人的连接,并以之为桥梁实现人与世界各个角落的连接。”

因此,马斯克意欲全资收购Twitter的背后,是打通对元宇宙的布局,以此来实现进军和占领元宇宙的雄心。

商业创新 点石成金

挽救Twitter增长乏力和连年亏损的困境

马斯克收购Twitter,能不能把“脑机接口”植入Twitter,仍然只是畅想。不过,作为一位商业领域极其成功的企业家,全行业都开始期待,马斯克是否能挽救Twitter的业绩表现,虽然盈利性可能并不是世界首富的优先选项。

多年来,Twitter面临着多重困境,难以吸引新用户或提升用户黏着度,占营收大宗的广告生意不稳定,马斯克也吐槽过Twitter“广告模式单一”的问题。Twitter近10年来,有8年未能缴出获利表现。Twitter在2021年净亏损2.21亿美元。

行业中已经有很多人,把马斯克收购Twitter,与贝索斯收购《华盛顿邮报》相提并论,并期待产生同样的成效。

在被贝佐斯收购之前,《华盛顿邮报》在2013年上半年就亏损了近5000万美元,营收和订户不断下滑。最终,贝佐斯将邮报带入数字时代。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贝佐斯的能力,《华盛顿邮报》用户数得以提升,流量实现增长。亚马逊分发海量的印刷和数字媒体内容,并涉足电影、电视服务,《华盛顿邮报》也能为此提供支持,亚马逊和《华盛顿邮报》形成互补。

当时贝佐斯要收购《华盛顿邮报》的消息传出后,一些老员工感慨于一个时代的逝去而“失声痛哭”,另一些人却很期待。一位离开了该报纸的编辑阿德里安·霍洛瓦蒂(Adrian Holovaty)曾发Twitter说:“要是能在他(贝佐斯)手下工作,我真愿意回归报业老本行。”

产品优化 用户体验迭代

让Twitter变得更好更受用户欢迎

马斯克也曾密集在Twitter以及各种采访场合,公开吐槽Twitter的使用体验、运营策略、商业模式等,包括但不限于无法支持长文、无法支持编辑功能、机器人水军泛滥等。

作为一名称职的“产品大拿”,马斯克还曾在Twitter发起投票,询问网友是否想要推文“编辑”功能,用来修正已发推文中的错误。其中有400多万个用户参与投票,超过70%的受访者表示希望添加该功能。

推文发布后的第二天,Twitter便声称将很快开始测试一个“编辑”按钮,允许用户更改他们的推文。

此外,马斯克多次表明希望改变Twitter算法,并给出了允许用户查看代码等具体改进策略,“我希望过一系列新功能增强Twitter这个产品,比如开源算法增加公众的信任、进行人机验证解决垃圾邮件机器人等问题,让Twitter变得更好。”

毕竟,Twitter也几乎直接关系到马斯克的现实财富资产。马斯克常在Twitter上分享个人观点,话题涵盖太空旅行、加密货币、商业利益等方面,多年来累积一批忠实支持者。一则爆炸性推文,足以牵动特斯拉股票、比特币,以及其它数字货币等资产价格走势。

马斯克到底会为Twitter带来哪些惊喜,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