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最大的营销阵地竟然是推特

发布者:CN广告网资讯

2022-05-07 17:14:13

阅读: 776

推特资料显示其每日活跃用户达到 2.17 亿。它现在是世界拥有巨大影响力的社交媒体。年初世界首富马斯克拟收购推特,这时的董事会试图通过“毒丸计划”等自卫手段想拒绝马斯克的收购。4月14日身家3千亿美元的马斯克直接宣布溢价38%收购推特。面对有钱任性的马斯克,推特董事会只能见好就收,同意了此次的收购计划。最终马斯克以460亿美元,大约2600亿人民币,成功买下推特。

2013年之前马斯克只是一个普通的亿万富豪而已。他的财富被投资人绑定在期权里面,面临着业绩和销售的巨大压力。然后马斯克把目光瞄上了推特。他疯狂的在推特上发推量。比如2020年6月18日之前,马斯克在10年间共发布了11394条推特,平均每天竟然发布5.9条推特。

从特斯拉新车上线到火箭“猎鹰9号”上天,从野心勃勃的登陆火星计划到怂恿网友购买各种币,从与名流达人友好互动,从与金融界基金经理辩论到与普通网民的随机互动。马斯克凭借着自己出众的智商、性格魅力借着推特社交媒体,把自己打造成了一个超级大IP。而正因如此,马斯克在推特上迅速建立起来庞大的粉丝群体。

有地位的人看马斯克各种奇谈怪论,都觉得他有失身份。但是2013年马斯克的推量达到一个小高潮,特斯拉股价那周上涨40%”也成为正规财经媒体的热点新闻。我们仔细分析,马斯克每次的高谈阔论,都间接的使自己的身价实现一次提升。

马斯克通过发表星链计划、火星基地、人脑链接、地下世界、区块链等各种富有科幻色彩的言论且实现了其中部分。马斯克成功将自己塑造成了一个“怪才版现代爱迪生”的形象,并逐渐培养起了一大批忠实的粉丝。甚至有美国粉丝建立了Elon Stocks网站,专门收集展示马斯克和特斯拉品牌相关的内容,并通知其注册会员。

现如今,马斯克和C·罗、奥巴马、泰勒·斯威夫特、贾斯丁·比伯等成为世界网红。他在推特的粉丝量已经超过了8700万。作为一名精于营销的CEO,马斯克很早就已经是推特上营销高手了。因为马斯克随随便便的一条推量都能获得千万次的曝光,就能为自己和品牌取得了无可比拟的曝光度。

我们知道几乎所有的大品牌都有自己的广告营销及公关部,而马斯克旗下的特斯拉等品牌是没有公关部的。为什么呢?因为马斯克说“特斯拉不做广告,也不为代言付费。相反,我们会用这笔钱把产品做得更好。”在马斯克推特宣传下,很多网友开始自发的组织活动,宣传特斯拉品牌。这种网友自发的宣传,更容易在社交媒体形成二次传播,进一步扩大特斯拉的品牌知名度。

现在马斯克对推特里面的用户影响力已经足够大。其影响力之盛,甚至只需要发个简单《偶像大师》角色的表情包,就能把万代南梦宫的股价炒高4%。发一段推文,就可以影响区块链市场的行情走势,把一度被视作玩笑的狗狗币炒到天上去。全球消费研究平台Piplsay曾做过一份调查,询问了超过3万个美国成年人,有37%的美国人表示会以马斯克的推特的言论作为投资参考。不少购买特斯拉品牌的人,都是被马斯克推特所影响。

为什么马斯克会下2600亿人民币的血本收购推特呢?在TED接受采访时说他不关心收益问题,收购推特也并不是为了利益。收购推特的目的是为了网友的言论自由,确保推特是民主社会中的自由言论的平台。

但是之前马斯克表示,推特对自己的内容审查越来越严格,删帖次数也逐渐增多。马斯克收购推特私有化,他在推特上对于品牌宣传、资本市场的发言也将不再受到诸多限制。

收购推特以后,马斯克在推特影响力无疑将得到进一步扩大。大家都知道对于品牌来说宣传是非常重要的环节。因为社交媒体和消费者的粘性比较大,通过掌握社交媒体来搞宣传效果更好一些。如果马斯克掌握了社交媒体,将来为自己的品牌搞营销就要容易很多。

就算他本人无法针对其背后的以特斯拉、SpaceX为代表的品牌发言,但拥有了推特这一社交媒体后,这些在营销上没有过多投放广告的品牌就可以获得更多曝光的机会,尤其在竞争白热化的新能源汽车市场,特斯拉只靠产品和口碑的营销宣传手法显然已经碰到瓶颈。在未来,特斯拉需要更多宣传手段去提高口碑。推特这个巨大的社交媒体平台,是一个可以规避审查风险的、马斯克自己的社交平台,无疑能成为特斯拉未来营销活动的主要媒体渠道。

还有可以让推特加入特斯拉生态链,成为特斯拉面向消费者的重要窗口。同时推特海量的用户也会变成特斯拉销售的潜在消费者。这不仅利好推特,也对特斯拉有益。

小结:

2013年之前马斯克只是一个创业成功者而已,他通过推特,不断的放大自己的影响力,打造自己超级个人IP。让自己成为一个媒体,免费帮他旗下的品牌做着各种宣传。让特斯拉等成为一个消费者熟知的品牌。最后推特这种在世界都有影响力的社交平台,往往有着大量的用户数据。这或许也是马斯克想要收购推特的重要目的之一。对现如今的马斯克来说,推特既是一种可能被低估的营销工具、一种金融资产,未来可能也是一种极有价值的政治资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