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办公之后,长视频正在“逆风翻盘”

发布者:Ella

2022-05-17 16:47:25

阅读: 878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看电视剧,都不会看完整的内容,而是选择看短视频剪辑。但在居家办公之后,这样的情况慢慢改变了。居家办公使得长视频“逆风翻盘”,变得更加受欢迎,一起看看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吧。

居家办公之后,公司法务梨花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把网络电视打开放剧,一直放到晚上睡觉,每天播大概十几个小时,忙的时候做背景音,有空就看上几眼。

50天以来,她和家人刷完了10多部剧,其中既有新剧《人世间》《亲爱的小孩》,也有老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甄嬛传》《欲望都市》《老友记》等。为了看剧方便,她充了所有长视频网站的会员,还专门开了电视的小米会员,一个月35元。

“看剧的乐趣是可以当背景音,随时看随时能接得上;内容上,我会挑口碑高的新剧或者经典老剧,不然花半天时间看个烂剧,就很不爽。”

图源:豆瓣电影

居家之前,梨花每天还会花两个小时刷短视频,尤其是在通勤和工作间隙。但在如今,看长剧几乎占据了全部娱乐时间,她几乎不会再打开任何短视频、社交软件。

2022年,疫情防控升级,居家办公又成了大部分打工人的常态。然而,当碎片化时间被整合、重构,长视频的沉浸感和伴随性优势,又凸显了出来。

阿里研究院发布的《“宅经济”报告——经济迈向“云时代”》显示,疫情加速中国互联网用户“爆发式增长”,同时也大大延长“用户在线时长”,77.1%宅家网民主要通过线上渠道进行娱乐,其中最受欢迎的是影视音乐,占比48.2%。

短视频的“短“和”快”,曾经在碎片化信息时代吃到大量红利,但却不一定能适配“宅经济”时代。

在娱刺儿(ID:yuci-er)与近十位居家办公者的访谈中,长视频以及长直播内容,大量取代了他们原本刷短视频以及社交网络的时间,成为居家时期娱乐消费的首选。而长时间对娱乐内容的渴求,同样撬动了许多非目标人群的长视频付费欲望。

居家办公,会成为长视频“弯道超车”的契机吗?

一、“弃短从长”

居家办公之前,互联网运营沈婷80%的剧是在抖音追完的。

每天下班回家之后,只要有闲暇,她都会下意识打开那个音符形状的软件,躺在床上漫无目的地刷起来。刷抖音,几乎占据了她个人时间的80%。

其中,她最喜欢的是搞笑视频和剧集混剪,而剧集混剪几乎成了她看剧的唯一方式。

所谓剧集混剪,指的是把剧集精华、高能内容进行剪辑、串联,并在文案中注明核心情节和设定,并配上BGM(背景音乐),通常时长在一分钟之内。

4月19日,沈婷在抖音上第一次刷到了《祝卿好》的混剪视频,里面刁蛮郡主和冷面侍卫的设定一下子戳中了她。

看完这段视频后,搜索栏里随即蹦出了很多剧集相关的词条,沈婷便一个一个地点进去看。五天之后,《祝卿好》会员大结局,沈婷也在抖音上追完了全剧。这部22集,每集近45分钟的剧,沈婷仅花了15分钟就在短视频平台上追完了。

“我不需要了解剧的全貌,因为我主要看的是男女主的互动,有些感情戏混剪看着很唯美,但还原成长视频就很尴尬。”在沈婷看来,短视频节奏更快,遇到不喜欢的剧,她只用30秒的时间就跳过,而不是在长视频网站花费几个小时试错。

图源:豆瓣电影

《明天也想见到你》《原来我很爱你》等大部分国产热播剧,她都是以这样的方式追完的。

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居家办公之后,她的观剧习惯却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省去了每天的通勤成本之后,沈婷有了更多时间刷短视频。但时间变多之后,沈婷刷着刷着反而觉得短视频同质化很严重,同样的段子会搭配不同的BGM频繁出现,使得内容新意减少许多。经常在刷了15分钟之后,沈婷就会关掉抖音,转而寻求其他的消遣方式。

于是,她打开了许久未见的长视频网站,将推荐栏的几部新剧一部部地看了起来。她突然发现,很多剧不用混剪的方式看,一样很好看。

最近,她每天在腾讯视频和爱奇艺追《救了一万次的你》和《反转人生》。以前习惯2-3倍速看剧的她,却发现自己看这两部剧的时候,原倍速竟没有一点违和感。

每天晚上8点之后,沈婷的时间便全部贡献给了这两部剧,而在短视频上花费的时间已经不到一个小时。

“我过去一直觉得长视频节奏太慢了,不如短视频好看。但现在我觉得好不好看不取决于时间长短,而是剧本身的质量。”沈婷觉得,即使以后恢复正常办公节奏,自己也不会把抖音当成单一的看剧平台了。

云合数据显示,2022年前四个月中,在居家办公范围扩大的3-4月里,全网连续剧、综艺、电影的整体正片有效播放,均比1-2月有小幅上升。3月,全网连续剧正片有效播放霸屏榜TOP10中,前两位《人世间》与《猎罪图鉴》的正片有效播放量均超过了10亿,这也是2022年以来首次单月有两部剧集超10亿。

图源:豆瓣电影

易观分析新媒体行业分析师马世聪认为,居家办公期间,用户整块时间变多,娱乐需求上升,长视频一定会相应迎来回暖,但相比起“短平快”的短视频,长视频生产周期长、制作成本高,依旧不具有明显的优势。

但比起2020年疫情爆发初期,2022年疫情防控已经进入了常态化和升级化,如何在新的环境下精准满足用户需求,成了长视频“逆风翻盘”的关键。

5月以来,活动运营麦子最多的额外开支,便是长视频网站的会员。

居家办公之后,原本喜欢出门的麦子被迫呆在家里。为了解闷,她和室友开辟了一项新的娱乐活动——看恋综。

“恋爱综艺是适合大家一起看的节目,因为恋爱会让所有人产生共鸣。我们讨论的不仅仅是恋爱,还有女性话题,比如女性在亲密关系中是否应该内敛,女性的职业选择等等。”

虽然这个春天没有选秀,但两个人把恋综看出了选秀的感觉。麦子觉得,恋综本质上和选秀一样,都是普通人渴望自己最优秀的一面被看到,被认可。

居家期间,每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两个人都会把恋综放到客厅的投影仪上看,一看就是两个小时。她们从《心动的信号4》倒着刷完四季后,又开始刷新恋综《没谈过恋爱的我》。

有的时候在客厅看完不过瘾,麦子还会自己在房间看失恋疗愈综艺《灿烂的前行》。在麦子过去的认知里,恋爱的归宿就是结婚,但嘉宾李洛尔关于恋爱的理解,却让她恍然发现,当代年轻人的恋爱观已经完全改变,时间不会催化爱情,反而会消磨爱情。

为了看恋综以及会员加更,麦子专门买了爱优腾三个平台的会员,并开通了自动续费。而过去占据麦子大部分时间的小红书,现在已经变成了“厕所读物”。

在版权大战时期,长视频的获客思路是“求全”,即100个内容里面,总有一个你喜欢;但在内容成本居高不下,会员增长见顶的态势下,潜在消费人群更偏好为某一核心内容付费。

QuestMobile数据显示,爱奇艺、腾讯视频及优酷视频APP三者重合用户规模逐年降低,2022年3月已降至1.10亿;各APP独占率逐步提升,用户对APP偏好显现。

而优质内容更是脱离了剧集限制,年代长剧、新题材短剧各放异彩,提升用户活跃度。2022年,《人世间》《与君初相识》《开端》都分别为爱优腾带来了日活的大幅增长,年代、科幻类型更是拓宽了爆款题材的边界。

图源:Questmobile

在易观分析新媒体行业分析师马世聪看来,长视频没有天生的爆款题材,击中用户的,永远是是否能与当下社会情绪产生共鸣。

“相比于短视频的快,长视频也要快。这个‘快’指的是如何快速把故事讲到用户心里。我们现在有大量的内容,也有大量的用户需求,长视频在降本增效的基础上,更要找准人群,快速迭代,提供更加细分的内容和运营。”

二、经典老剧提供“睡后收入”

居家办公之后,律师孙九爱上了在B站付费看国外老电影。

过去每天下班后,孙九都会被庞大的工作量击垮,根本没有精力看动辄两个小时的电影,只会刷刷短视频解闷。而居家之后,她省去了梳洗打扮、通勤,和同事社交、开会的时间,可以随时打开手机看电影。

由于无法与外界沟通,她更想看一些脱离现实的故事。3月25日居家以来,一个月的时间里,她在B站补完了《霹雳娇娃》《亚当斯一家》《黑衣人》《mr right》《特工佳丽》等十几部国外老电影。

“老电影比新电影画面更舒适,更适合手机端或者投屏电视,而且经过时间的沉淀基本不踩雷,看完内心会很满足。新电影找片源费劲,百度云投屏麻烦,还不如直接在视频平台看正版老电影。”

有时她想重温的老电影B站大会员要付1.5元,价格不高,又省去了找资源的成本,孙九会毫不犹豫地付费。迄今为止,她已经在B站为老电影氪金数十元。

居家办公之后,互联网员工陆双双也养成了饭点看老美剧的习惯。四月末以来,她已经在B站追完了两季《双姝》。

“过去每天中午和同事一起吃饭,没有固定看剧的时间,一集美剧可能得在地铁、公司等好几个地方,花好几天看完。但现在我固定每天会看一集,在家里很安静,观看也比较沉浸。”

4月上旬,陆双双在微博上发现,大量博主吐槽《双姝》第四季烂尾,出于好奇,她在B站打开了这部2018年开播的老美剧,此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居家办公让她可以更好地规划时间。她会把iPad固定放在餐桌上,并维持在B站《双姝》的界面,吃饭时直接从上一次断点的部分开始看,每天都会看将近一个小时。

比起新剧和电影,陆双双认为经典的老剧更为下饭,而且不需要耗费筛选成本,随便打开一部就能看上一周,能极大地消磨居家时间。

图源:B站截图

质量好、国民度高、有情怀….2022年,老剧正在凭借其独有的优势,成为长视频用户的“新宠”。

《2022春节经典剧集数据报告》显示,1月25日-2月6日,近10亿人次重温经典老剧,环比节前增长4%;观看总时长则达到近2亿小时,环比增长8%。46.6%的观众会把喜欢的剧集重温2-5次,而刷老剧超过10次以上的用户竟高达23.68%。

图源:优酷

易观分析新媒体行业分析师马世聪认为,老剧相对于新剧来说成本低,风险度不高,而且拥有较高的市场口碑和忠实受众。从平台角度出发,购买老剧是一个稳赚不赔的买卖。

“短视频、游戏、爽文,都是可以及时给予用户情绪反馈的内容,相比之下长视频的反馈周期长,而且有看了很久却不喜欢的风险。而老剧给用户提供的是确定性,用户打开就能充分预知到哪里是铺垫,哪里是高潮,并预知到能获得什么样的情绪满足。”

这些贴合用户情绪的经典老剧,也为长视频平台带来了极大的“睡后收入”。

乐视视频曾向《财经天下》周刊透露,《甄嬛传》每年给乐视视频带来的收益不止千万;而作为《甄嬛传》出品公司之一,花儿影视的创始人敦勇也曾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这部剧平均每年能为花儿影视带来一千多万元的收益。

注意到老剧的价值之后,长视频平台也更加注重对于经典老剧、老番的采买。

2018年,继新版《流星花园》拍摄杀青之际,腾讯视频便上线了修复版的2001年版《流星花园》;2019年,优酷开设了“高清经典”专区,上线了包括《大明王朝1566》在内的近百部经典老剧、老电影修复版;2022年2月,“爱优腾B”以及咪咕视频、搜狐视频,更是同步上线了经典美剧——《老友记》高清版。

爱奇艺上线《老友记》;图源:爱奇艺截图

2020年五一前夕,B站购买了经典老番《名侦探柯南》,上线一周后,《名侦探柯南》就获得了超过1000万播放量,持续占据B站热搜前三。

此前,B站曾告诉娱刺儿,在采购新番之外,买回更多人气老番将是B站充实内容片库的一项长期战略。B站更长远的目标,是IP运营等后续一系列工作,比如对IP进行本土化改编,促成该IP在国内的粉丝累积,以达成与版权方之间合作的良性循环。

随着时代的变化,老番基于B站独特的社区文化,已经成了挖掘新梗的宝库,比如选择犯人的“证明题”和“选择题”,毛利小五郎中麻醉针的计数君。这些次生文化吸引着老“柯迷”重温经典,也为B站带来了全新的用户体验。

这些经得住时间考验的经典内容,正在成为长视频平台新的活力之源。

三、长直播,新顶流

居家第一个月的时候,家住上海的石渝还在兴致冲冲地看剧、看综艺。而两个月过后,她则渐渐爱上了看长直播。

清明节期间,石渝在小区微信群里,第一次看到了邻居发的视频号直播链接,主题是黄浦江慢直播。由于很久没有看到外面的世界,她随手点开了直播,没想到一看就停不下来。

“小区群里有很多老年人,还有一些外国友人,不太会用别的软件,就喜欢在群里发一些直播链接,进去用弹幕聊天。”

澎湃新闻的黄浦江慢直播;图源:澎湃新闻

后来,只要做完核酸或者晚上闲下来,石渝都会看线上直播解闷。线上直播一般也会至少持续在半天左右,石渝即使开个会回来还能接着看,最高能连续看半个多小时。

最近,她在看伊利的草原放牛慢直播。对于长久没有出家门的她,外界的一切都是新鲜的,而看慢直播就像一些人喜欢看赶海一样,成了一种精神层面的解压。

“对于精神极度麻木的我来说,这种看似无聊的慢直播反而能舒缓我的心情,让我更加向往原本的生活。如果未来有一个逛菜市场的慢直播,带大家沉浸式买菜,我觉得一定能火。”

国内慢直播,火于2020年2月央视频对火神山、雷神山建造进程的直播。就是这样一项略显枯燥的直播,在当年竟然获得了超1亿的观看人次,很多网友化身“云监工”昼夜蹲守。

随后,“慢直播”这一形式大火。新京报传媒研究报道,2021年9月,在孟晚舟回国的慢直播中,央视下属的新媒体平台点赞总人次达4亿,几乎超过了美国和加拿大的人口总和。而新京报“政事儿”抖音号的总阅读量也超4亿,点赞过千万。

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69%的用户认为慢直播吸引用户的是身临其境的真实感,55.9%的用户认为是身临其境的镜头,还有51%的用户认为是有过程性的呈现带来的见证感。

相对于慢直播,由刘畊宏带火的运动类直播,也成了居家期间的新顶流。

曾经有运动习惯的互联网运营平平,刚开始居家办公时,因为连续吃外卖,体重愈发上升。她索性开启了摆烂模式,每天闲暇时间就躺着刷抖音、看小说,甚至因为互联网工作上班晚,第二天不用早起,经常到凌晨三四点才睡,视力也有明显下降。

“疫情导致很多项目停摆,互联网公司体量大了之后花费更多时间在无意义的内耗中,工作久了也很难再有激情,很多新的文娱作品也越来越没意思。靠短视频和网文获取的快感直接但浅薄,很容易厌倦。”

平平形容,自己的工作和生活重复、单一,缺乏新鲜感和成就感,如同困兽难以解脱。

4月底开始,她频繁地在社交网络上刷到“刘畊宏”三个字。在一个居家的下午,平平便和在杭州居家办公的朋友一起,连线跟跳了一次刘畊宏的录播。

虽然两个人此前的工作生活都不尽如意,但在跳起来之后,她们会相互鼓励对方跳完,也会吐槽对方划水,并相约下一次跳操的时间。每次直播一个半小时,两个人基本都能跟到80分钟以上。

跟跳刘畊宏为她们毫无波澜的生活中,添加了一丝新的水花。

虽然目前体重还没有明显的变化,但是半个月以来,平平感觉体态轻盈了,上下床和爬椅子拿东西都更灵动、更有劲儿。自己也改掉了熬夜的习惯,有时候甚至可以在12点之前入睡,第二天八九点自然醒。

“相较于市面上大多数的健身直播,刘畊宏的直播编排很适合没有运动基础或者长久不运动的群体,动作简单,也不需要额外的场地,符合长时间居家的生活场景。他的动作就算不能百分百做标准,但只要生理机能正常,也起码能跟上百分之六七十,再加上他会用闲聊和老婆互动来把控休息时间,跟练一个多小时问题不大。”

易观分析新媒体行业分析师马世聪认为,刘畊宏直播的突破不在于专业性,而是发挥出了长视频的优势——IP性和伴随性。

“刘畊宏本人,包括《本草纲目》《龙泉》这些歌都自带IP属性,能够天然扩大流量;其次是因为刘畊宏自己在疫情封闭的情况下,提出了陪大家一起居家健身的口号,能够天然拉近用户距离,建立情感连接。”

图源:新浪微博@刘畊宏willliu截图

刘畊宏爆火以来,#刘畊宏必须是本人跳才能瘦#的话题也持续发酵。很多用户并不只把刘畊宏当成一个跟练教练,而是把他和妻子ViVi,当成了居家期间的“云陪伴”。即使不跳操,看着刘畊宏和老婆开开玩笑、“斗斗嘴”,同样能填补宅家的空虚。

马世聪估计,在居家结束之后,刘畊宏的健身直播依然会热度不减,就像无论短视频的攻势如何凶猛,长视频始终是用户无法割舍的精神家园。

这段特殊的居家时间,让很多沉迷于碎片化信息的用户,偶然间被长视频的魅力打动。

当一切恢复正常之后,习惯在抖音看剧的沈婷或许会为长视频留出时间,忙碌的孙九会把看电影当作工作之外的消遣,而石渝在生活步入正轨后,依然会怀念那段每天追慢直播的日子。

长视频,让更多人看到了生活的另一面。

(梨花、沈婷、麦子、孙九、陆双双、石渝、平平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