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600亿引导基金,来了

发布者:三维推

2022-05-17 17:28:32

阅读: 591

今年以来,江西创投市场分外热闹。

配图

投资界-解码LP从江西获悉,经江西省市场监督管理局核准,江西省现代产业引导基金(有限合伙)在赣江新区注册登记,基金注册资本600亿元。

该基金的设立极具标志性意义。这是继江西国控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国控基金)4月18日取得基金管理人资格后,江西组建“大基金”工作迈出了又一步。

据悉,该引导基金遵循政府引导、企业主体、市场化运作、专业化管理的原则,围绕江西省科技创新和“2+6+N”产业,精准助力江西省产业培育发展、转型升级,推动数字经济大发展,加快构建现代产业体系。

今年,江西母基金爆发:

欢迎VC/PE

今年以来,江西创投市场分外热闹。

在《关于新时代推动江西资本市场高质量发展若干措施》中指出,江西将加快发展股权投资基金。研究设立江西省现代产业发展引导基金,构建江西省千亿级产业投资基金群,形成省市县三级联动、社会资本和金融资本共同参与的产业投资新格局;支持各地结合当地产业实际,设立创业投资、产业投资基金。

4月中旬,江西吉安面向社会公开遴选该市工业发展引导母基金管理人。该基金总规模260亿元人民币,首期规模50亿元人民币,采取“1+N”母子基金相结合的运作方式。按照“政府引导和市场化决策”相结合的原则,母基金下设电子信息产业发展基金和现代产业高质量发展基金。

据悉,吉安市加快构建“1461”现代产业体系,即1个电子信息首位产业,辖区内拥有合力泰、木林森、立讯等知名企业,同时电子电路板产业集聚企业近100家。生物医药大健康、先进制造、绿色食品、新型材料4个主导产业,绿色大米、井冈蜜柚、有机茶叶、有机蔬菜、特色药材、特色竹木6个富民产业和1个旅游业。

4月13日,九江市工业产业投资引导基金正式成立,总规模100亿元,首期认缴规模50亿元。围绕战略性新兴产业、先进制造业、高新技术产业进行投资,加大对科技含量高、支撑力度强的重大项目,特别是独角兽企业、瞪羚企业和“5020”项目的招引力度。

更早之前,4月7日,由景德镇国控金融发展有限公司与江西省国控、昌江区国资合作发起组建的江西景德镇国控产业母基金合伙企业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成功备案,标志着该母基金正式进入投资运作阶段。据悉,作为省、市、区三级联动的产业基金,该母基金今年1月设立,总规模50.05亿元。

景德镇作为闻名全球的陶瓷之乡,享誉全球。近年来,景德镇构建了陶瓷、航空、精细化工和医药+文化旅游+其他优势产业的“3+1+X”特色产业体系。景德镇将把招商引资作为推动全市经济发展的“一号工程”,把先进陶瓷作为产业发展的主攻方向,推动产业结构转型和发展。因此,此次设立的新母基金将深度参与陶瓷、航空、精细化工、生物医药等重点发展产业的转型升级和重大项目的招商引资。

此前,为发挥国有资本的引导作用和放大效应,吸引社会资本及优质项目落户樟树市,樟树市创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樟树市创投公司)拟设立樟树市产业引导基金及子基金。此举为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重点投向生物医药、智能制造、电子信息、新能源等领域。

2月,根据《土壤污染防治法》和财政部关于《土壤污染防治基金管理办法》文件精神,2022年1月,江西省人民政府批准设立江西省土壤污染防治基金(简称:土壤基金)。据悉,土壤基金是在江西省现代产业发展引导基金框架下的省级政府投资引导基金,基金目标规模10亿元,首期不低于1.4亿元,以土壤污染防治为投资方向。

在中国创投版图上,江西一直被视为“创投荒漠”。如今,好几只百亿母基金都来自江西,立足于当地产业,通过设立引导基金的方式,吸引VC/PE到当地“筑巢”。这和已经得到验证的“合肥模式”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市场化第一&产业目标第一

如何吸引优质GP?

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今年以来,江西政府引导基金发展逐渐火热,尤其是江西的三四线城市屡屡诞生百亿基金。而梳理各支基金的资料发现,新增母基金主要集中在地级市、区县级政府。

这不难理解,由于新冠疫情的不确定性,各地经济发展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政府需要通过设立引导基金,激发市场活力,同时这也是各地产业升级的好时机。而引导基金设立的目标就是通过投资子基金触达创新企业,甚至可以以此引进一批产业链集群。

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截至2021年底,中国累计设立1988只政府引导基金,目标规模约为12.45万亿元人民币,认缴规模则达到约6.16万亿元人民币。在此节点,中国政府引导基金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清科研究中心也指出,近年来,一些早期设立的基金已进入退出期,开启了存量优化与精耕细作的新阶段。与此同时,部分基金投向重复、与当地产业基础不匹配等问题逐渐暴露,影响了投资效率和对产业的扶持效果。在此背景下,部分地区加强了对存量引导基金的统筹管理、开始探索基金的优化整合。

对于GP来说,地方政府的金融环境、法律环境、自然环境、政府效率、开放程度、信誉度等因素越来越重要。这些因素关系到基金能否顺利投出去,能否吸引到真正优质的GP。

此外,尽管政府大手笔设立引导基金,但很多城市和地区都要求团队落地或关键人锁定、返投比例等方面都做了严格的限制,不少GP纷纷表示,“政府的钱并不好拿”。

为解决GP顾虑和担忧,吸引优质GP,降低返投要求、提升补贴标准、增加出资比例等在各地引导基金的政策频繁被提及和出现。

4月中旬,西安市创新投资基金(简称创投基金)首批子基金申报指南正式发布。其中,几点要求颇为瞩目:出资比例方面,西安市这支母基金最高可以出到40%;此外,该基金的返投比例要求仅为1倍。比例1:1,这几乎是政府引导基金最低的返投要求,这是引导基金看到GP诉求的表现。

说到底,还是因为引导基金和社会资本的核心诉求存在差异——前者考虑以招商为主要目的,后者则考虑投资回报。作为引导基金来说,需要权衡产业化目标和市场化目标,若产业目标优先,那就要考虑能否吸引到真正优质的GP。毕竟,不是所有的引导基金都能顺利投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