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偶像折叠:大厂新晋工具人

发布者:三维推

2022-05-24 13:41:34

阅读: 638

虚拟工具人频繁出圈,不得不关注的一点是,他们可以24小时随时工作不休息,并且还成为了吸金体质。那么虚拟偶像究竟有什么魅力呢?本文作者做了详细的介绍,感兴趣的童鞋一起来看看吧。

“她们是永不塌房的、永不谈恋爱的、24小时工作的。”

这是A-SOUL的缔造者对其大胆的定位。

虚拟偶像,隐藏了一个动人的商业故事,它能承载许多想象力和期待:永不受负面消息影响的完美形象、恒久的生命周期,忠诚的粉丝群体。

由此,厂商期待着,她成为会下蛋的金鹅;粉丝希望,她们永不“塌房”,是永远陪伴自己的心爱姑娘;资本眼里,她是下一个充满极限估值期待的风口,与元宇宙、web3这些最前沿的概念相互关联。

众多的期待,让虚拟偶像圈不再是一个自嗨小圈子,更多复杂的力量涌入其中:拥有技术实力和的互联网大厂、游戏公司,擅长做艺人运营的经济公司、资本和更为多元背景的粉丝群体。

但现实是,在这个本就不大的圈层里,承载的太多,崩塌似乎是注定要发生的事,只是时间早晚。事实是,A-SOUL的“塌房”,不会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一、造神运动:顶流年入千万,底层月亏过万

“资本怪物!” 这是圈子的粉丝们最先给A-SOUL的评价。

在传统的V圈(Virtual,虚拟)人看来,A-SOUL并没有ACG土生土长的基因,是外来物种,是披着资本外壳来侵蚀“V圈”的。

因此,在登录B站首发的视频中,粉丝们不仅没有因为可爱别致的形象和画风精良所打动,“差不多得了”“割韭菜都割到V圈了”,是粉丝们最本能的排外反应。

但之后,A-SOUL成员嘉然直播期间连跳20支宅舞,凭借实力和可爱征服了大多数观众,一时间峰会路转,在1年多的时间里,嘉然登上 B 站百大 UP 主,贝拉则成为 B 站首位突破万舰(B站打赏机制,一个舰长售价为198元每月)的虚拟 UP 主,A-SOUL迅速成长为国内顶流的虚拟偶像。

而背后作为运营方的乐华也尝到了甜头,根据IPO数据,2021年,以A-SOUL为主的泛娱乐业务增长79.6%,为乐华带来3790万元营收,这还在需要与字节、B站分成的前提下。

背靠国内头号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顶流偶像的经纪公司乐华,采用高举高打的流量模式,创造出的流量明星,投入不菲。但业内人士也向Tech星球透露,虽然前期投入巨大,如果不是这次的“中之人”风波,也许今年项目就能打平,盈利指日可待。

对大众来说,虚拟偶像是一个新奇的现象,A-SOUL的风波让这个小圈子开始被大众认知,但事实是,这个圈子已经存在了10多年,其中被誉为第一公主的“初音未来”,今年已经15岁。圈子并没有因为某个主播的毕业就此停息,依旧沸腾着。

在刚去的5月19日,另一位虚拟偶像泠鸳的3周年生日会,开播没多久,迅速登上B站直播榜第一,在结束时收获超3000个舰长,收入大概超过60万。其形象的NFT,售价399元,卖超过10万个。她的爆火背后是B站一手的孵化和栽培。

同样作为业内顶流的明星,英语V up “Vox Akuma”在B站开启了其中国首秀,直播历时1.7小时,收入达到111万,有接近4万人次付费,互动人数超过5万人次。他背后是世界上最大的虚拟偶像公司彩虹社,其母公司ANYCOLOR将于6月8日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

与光鲜的、被人簇拥的大厂偶像截然不同的是,同样的也是顶着偶像光环的,素人V up主们,却在底层苦苦挣扎。

如何才能做为一名虚拟主播出道?

首先要有一身皮。先和画师约稿,画出手绘的平面形象,再由设计3D形象的设计师,将每一个关节拆解,立体起来,根据画师的知名度和精细度不同,一层皮的价格在5000元至几万元不等。而每一次换新造型,都得重新请画师绘制。

露娜加入这个圈子是因为喜欢上了一位日本的V tuber。为了让自己直播内容更有趣,能吸引到更多的观众,原本内向不善言辞的露娜开始学习唱歌、跳舞,还有一次,为了能让粉丝体会到陪伴感,她陪粉丝熬了一晚上打游戏。

露娜的日程常是,6小时左右的直播,剩下的时间也要提前策划脚本,构思内容,为了迎合二次元受众的作息,也要刻意避开了顶流明星们的黄金档,她常常在后半夜开播,播到夜里,有时候下播了也睡不着了。“常常从清晨睡到下午,晚上开始干活,昼夜对我来说是完全颠倒的。”

在投入了近2万元成本,和继续投入更漫长的精力和时间成本之间,加入圈子1年的露娜选择“毕业”。“圈子的内卷程度越来越高。作为素人主播,想要跟有企业势、公司势的主播竞争,成为了一种奢望”,露娜说。

虚拟主播的世界,像是一个小的娱乐圈,被大公司选中和创造的,似乎从一开始,就注定是成功的。

二、装在套子里的人:爱她虚拟,更爱她无比真实

皮套里到底应不应该有人的存在?

作为初代的虚拟偶像“初音未来”,就是没有“中之人”的设定,依靠人声合成技术发声,通过构建和创作不同的声音旋律,每个粉丝都可以是“初音未来”的“中之人”。

而另一面,直播似乎给虚拟偶像附加了更为有前景的场景,加速了粉丝们对虚拟偶像需求的变化。很快,粉丝们不满足于合成声的偶像,互动性则是更需解决的问题。尤其在直播中,既需要增添趣味,又要保持互动性,而这些需求在人工智能发展尚浅的阶段无法实现。

因此,需要为“皮”找一个“魂”,“中之人”就承担了这一角色。

如腾讯创造的虚拟偶像星瞳,在最初设定中是没有“中之人”存在的,腾讯甚至在初期使劲为星瞳加码科技力量,而结果是,在切入直播这一场景后,技术的再先进也比不过真实的人类。内部人士透露,星瞳不仅加入了“中之人”,而且为了保障在声音和动作捕捉方面的精细化,还设立了不同的演员,按照小时计费,工资挺高的。

A-SOUL的成功,某种程度上也是一场被“魂”吸引的结果。

“我是被嘉然可爱的形象吸引到了,入坑(V圈)已经很久了,喜欢过很多V,嘉然最打动人的地方还是善良”,小条说。

在一次直播中,嘉然读一条粉丝的留言,“郊区寂静的空气淹没了屋子,家里老人的手机坏了远程无法解决,心里很焦虑”,读到动人之处,嘉然把身子转过去,麦克风捕捉到了抽泣的声音,等把身子面对镜头的时候,虽然面孔上无法呈现出伤心哭泣的表情,但粉丝都被皮套背后的真情实感流露所感动。“在网络中,人们放下了虚伪的面具,毫无忌惮地表达自己的情感,我觉得她们比任何现实中的人都更加真实”,小条说。

珈乐被粉丝称为“小狼公主”,粉丝则称为“皇珈骑士”。粉丝uiko失落地告诉Tech星球,“偶像,被视作贩卖梦想的职业。她们曾给了我一段童话,一个能短暂逃避现实的避风港,是姑娘们忍受着伤痛给我们撑起一片枝江的梦。你怎么能说她们是虚拟呢?如今港湾不再,我也不得不继续面对这无解的人生了。我是个没了公主的骑士。”

一位虚拟偶像资深运营“不不”和Tech星球分享道,一切都是粉丝给的,最开始的,只有人设,只有声音,后续有粉丝认可,才会把一切变得合理甚至是神话。

随着这股力量不断壮大,偶像自发产生的内容已经是很小的一部分,只有当粉丝们的二度创作的声量变成一股势力的时候,偶像才能变成了一种IP,行为、梗被符号化,“中之人”和“皮”都已经成为肉身,这样的“神”就诞生了。之后,可以不用做什么,也有无尽的粉丝为其书写“圣 经”,而现在来看,更多的皮和魂割裂如此严重,只能是“伪神”。

“不不”举例,如国外某虚拟偶像灰夜月,粉丝几百万,“中之人”毕业后,自己做了一个本体号,但粉丝只有2万,粉丝们还指责“中之人”不懂珍惜,是他抛弃了皮。

虚拟偶像,构建起了一个虚拟的梦网,粉丝爱的不仅是一个外再的皮套,是养成、是互动,是陪伴,甚至也是一种信仰。虚拟偶像的无懈可击,从本质上来说,最恰当地诠释了“偶像”的内涵。

互联网的巴别塔倒下了,为了自己喜欢的偶像不被继续剥削。一位A-SOUL的粉丝将自己的个性签名改成“资本面前没有什么圣嘉然,张一鸣才是唯一的真神。我要和资本抗争到底。”

三、大厂的野望

对偶像们怀抱期待的,不仅是对二次元和虚拟感兴趣的粉丝,还是创造出无数顶流偶像的互联网大厂、游戏、营销公司。

创造出顶流的偶像,更需要顶流的技术和成本。

一位参与星瞳项目的内部人士告诉Tech星球,腾讯对星瞳几乎是不计成本的,细节会抠到人物的一个飘带,虽然只是让飘带更真实,背后则是要重新计算整个物理模型。而作为设计动作捕捉、虚拟计算、直播等各项技术,直播时甚至叫来整个计算团队现场实时测试改bug,已经迭代了3至4个版本。目前来看还远不到盈利的阶段。

一位动作捕捉人士透露,3D动作捕捉技术更真实,但所需场地大、维护成本高。往往一个形象需要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创造周期需要3至6个月左右。而像是A-SOUL、星瞳直播用的大棚都是顶级虚拟直播的设备,总花费会达到2000万左右,而后期,虚拟偶像并不止于技术。

没有实体依托的虚拟偶像依靠强运营,前半场的运营在于巩固人设,丰富内容;后半场的重点是如何才能让虚拟偶像打破次元壁,甚至形成IP和品牌。因此,很多业内人士更偏向认为,虚拟偶像的投入产出比很低。

但还是有越来越多的大厂开始加入这场“造神”游戏中来,腾讯创造出星瞳、荷兹HeZ“无限王者团”,字节旗下有A-SOUL、李未可,阿里将AYAYI 直接纳入天猫主理人,爱奇艺、百度都接连推出自己的虚拟偶像。

被誉为最懂年轻人的B站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在哔哩哔哩十二周年演讲中透露,过去一年有超过32000名虚拟主播在B站开播,同比增长40%,成为增长最快的品类。

一位熟悉B站的人士告诉Tech星球,通过观察B站不同专区UP主的活动状态,也不难发现,在B站,拥有一个虚拟的皮,已经成为了一种潮流。

一张虚拟的外壳意味着内容的更多的自由度和丰富。一个戏腔Vup背后,可能有戏曲专业的科班背景,她能够通过将传统与流行,甚至与二次元相融合,惊艳过去对戏曲完全不感兴趣的年轻听众;虚拟形象也能突破身体条件的限制,赋予有趣的灵魂自由表达的权利,哪怕UP主本身不良于行,通过一张虚拟的外皮,从人们对外貌形态的刻板印象中守护一个年轻人的尊严,更让他真正通过人格魅力去征服观众。对B站来说,不断孵化新鲜的V up,才有助于社区生态的繁荣。

而这场游戏后半场的命题可能是,如何赚钱。

以营销起家的蓝色光标也在去年推出了虚拟偶像“苏小妹”,甚至登上了北京卫视的春节晚会。其虚拟偶像业务负责人告诉Tech星球,虚拟人在创立之初就更应考虑的是商业化,如何更好的商业化要结合公司的基因来做,互联网大厂有技术,游戏公司会画面,而经纪公司会运营,营销公司更会讲故事,如果没弄清这层逻辑,最后只能成为风口上的炮灰。

头豹研究院数字人领域的高级分析师Carmen 告诉Tech星球,在后期,虚拟偶像之间比拼的是一种综合实力,当一个数字人被制作出来后,如何营造热度、利用渠道,创造品牌都不是简一的问题。最后要还是回归到商业化落地和规模化复制,创造一个虚拟偶像容易,同样的路径和模式有没有复制的能力则更重要,如果不能,就很难规模化,目前来看,虚拟偶像这个业态的量还是太小,整个生态很难起来。

即便是国内的顶流“洛天依”,也是花了6年时间才实现盈利。

在对此大手笔投入的大厂眼里,虚拟偶像终究是一门生意,如果一个形象不火,就迅速去迭代,推成出新,“比如说像华为,他们也有推了很多个不同类型的虚拟人,也没有太火”,一位业内人士评价。

但不断有大厂加入这场前景并不清晰的游戏,原因或许是,这是一门真正的年轻人生意。

一位头部虚拟偶像的创作人员告诉Tech星球,“我看BBW(B站线下嘉年华)的时候被惊得目瞪口呆,年轻人们爱虚拟人,超乎你的想象,我们已经不是这个世代的人了,但不明白也好,加入是你必须做的选择。”

而在元宇宙、web3.0概念盛行的当下,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司,都想争夺一张驶向未来的船票,而虚拟偶像是眼前最先看到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