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飞要进军直播赛道,建议选择直接开始带货

发布者:米可

2022-05-24 13:40:56

阅读: 497

日前,海外视频流媒体巨头Netflix交出了截至3月31日的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根据财报,作者分析:做直播带货或许才是Netflix理论上的最优解。那么作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观点呢?看看这篇文章或许你就懂了。

日前,海外视频流媒体巨头Netflix交出了截至3月31日的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

尽管在这份财报发布前,市场对于Netflix的增长放缓已有预期,然而Netflix最终交出的却是付费用户流失20万的十年来最差表现,在当天直接使得股价重挫35.12%。

在外有Disney+、Hulu、HBO Max、亚马逊Prime Video等竞争对手,内有用户持续流失的内忧外患之际,Netflix选择了一边开始向游戏领域进军、以期多元化营收,一边在全球范围内打击账号共享行为,开始了“开源节流”、“去肥增瘦”的动作。

如今,Netflix的脚步依然没有停歇。近日根据相关媒体的报道显示,Netflix可能会进军直播领域,并以这种形式推出脱口秀特别节目与真人秀。

此前在2020年,Netflix在洛杉矶举办了名为“Netflix Is A Joke fest”的活动,邀请了130多位脱口秀明星,但最终因为疫情的原因导致大量用户没有买到线下门票,最终只能以录播的形式收看。所以有观点认为,用户的呼声或许正是Netflix要做直播的诱因。

当然,Netflix最重要的竞争对手Disney+在今年2月,以直播奥斯卡颁奖典礼为契机切入了这一赛道,更绝的是正好遇到了拿下奥斯卡影帝的威尔·史密斯上台打人这一极具爆点的事件,使得其直播业务迎来一个堪称梦幻的开局。

眼见竞争对手开始做直播了,Netflix自然也不想错过这块蛋糕。如今虽说在国内互联网行业中传统直播的故事已经讲完,但是海外市场的直播赛道,特别是非游戏类直播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在字节跳动的TikTok与欢聚时代的Bigo Live之前,海外市场的直播平台就只有被亚马逊以10亿美元收购的Twitch以及谷歌的YouTube,其中Twitch主要以游戏直播为主,而YouTube则完全将直播当成了视频流媒体的变种、来做蜻蜓点水般的尝试。

可以说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海外直播赛道里“秀场直播”是从未形成气候的。但海外的直播生态中没有秀场直播存在,其实是风俗文化所带来的结果。

欢聚时代创始人李学凌在2014年《互联网上的打赏文化》演讲中是这样说的,“打赏是什么?就是我给你钱,我很高兴,我没有觉得自己损失了什么。因为我喜欢你,我才会打赏你。我经常跟美国人谈论打赏的模式,他们是很难理解的,我告诉他们就是donate(捐赠),他们就明白了”。

也就是所谓的“有人捧个人场,有钱捧个钱场”,但这种国内自古有之的打赏文化在海外是缺失的。同时得益于海外发达的电视台体系,秀场直播也被各种脱口秀、综艺节目占据了生态位。

而随着TikTok和Bigo Live的崛起,海外互联网厂商也看到了直播业务的商机。据相关机构的统计数据显示,海外流媒体的直播市场规模发展极为迅速,从2017年的10亿美元、到2020年的60亿美元,再到2021年的100亿美元,几乎已经成为了海外市场的一块新兴蓝海。

并且本质上来说,海外直播的兴起背后是互联网冲击了传统的电视网络,而成长在互联网空前繁荣背景下的E世代,自然更青睐通过互联网来满足娱乐需求。

至于说Netflix到底会要哪种类型的直播,目前尚未可知。但不过无外乎是目前海外市场的三大流派之一,其一就是Twitch和YouTube这类依然延续了海外视频流媒体的订阅模式,其二是Bigo Live这种以“免费+打赏”为核心、将国内直播平台的模式直接在海外本地化,其三则是类似Instagram Live Shopping、Facebook Shop这类的直播带货平台。

如果Netflix选择类似Twitch的付费订阅模式,基本上可以看作是目前业务模式的延续。

当下Netflix依然以售卖内容为主,是在用优质内容来吸引消费者成为付费用户,同理将脱口秀、真人秀等优质综艺内容以直播的形式向用户售卖,有助于Netflix止住付费用户数量下滑的颓势。

而且以PGC内容闻名的Netflix,也有着不俗的脱口秀和真人秀制作实力,用直播的形式将其推向用户难度并不大。然而如果采用付费订阅来推进直播业务,就相当于直播业务依旧还是视频流媒体的附庸,并未在实质上改变付费会员和视频流媒体之间存在的根本性矛盾,或许只能算是下下策。

至于说“免费+打赏”的模式,则可能是中策。

在欢聚时代2021年的财报中显示,BIGO的全年营收为23.24亿美元、同比增长34.1%,付费用户同比增2.5%至151万,每位付费用户的平均收入则增长至320.2美元。

Bigo Live乃至TikTok其实已经证明了,直播打赏的模式在海外市场同样也行得通,所以唯一的问题就是Netflix要如何从他们手中抢到优质的主播资源。

但事实上,做直播带货或许才是Netflix理论上的最优解。

咋一看,视频流媒体平台做直播带货好像很违和,但抖音与快手的成功已经证明了这条路是行得通的。

而且直播带货相比于其他的直播形态相比无疑是最挣钱的,这对于当下急需摆脱困境的Netflix而言,显然有着更加现实的意义。

所以从目前来看,Netflix与其将多元化营收押宝游戏业务上,可能还不如凭借着体量优势直接开启直播带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