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特辑】双面直播间:0.1元买粉丝,3800元封对手|三维推短网址

发布者:锌刻度

2022-03-18 17:06:46

阅读: 707

【3·15特辑】双面直播间:0.1元买粉丝,3800元封对手|三维推推荐短网址

编辑导读:今年的315晚会中,曝光了翡翠直播存在着卖假乱象和消费套路。随着直播带货行业的迅猛发展,行业的不规范也逐渐被人们看见。本文作者对直播间的乱象进行分析,一起来看看吧。

经历了一轮猛烈震荡过后的直播带货行业,马太效应持续加剧。

“38女王节”大促活动期间,李佳琦直播间在2月27日预售当晚就卖出28.25亿元的销售额,这一数据是去年李佳琦、薇娅直播间销售额总和的四倍。

在薇娅、雪梨等主播相继折戟之后,想要涌进市场蚕食份额的主播越来越多。但现状是,埋头狂奔的直播带货行业呈现出了诸多乱象。

刚刚过去的3·15晚会上也提到,翡翠直播存在着卖假乱象和消费套路。《直播带货消费维权舆情报告(2021)》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北京市消费者协会96315热线共受理有关直播带货消费者投诉2026件,比2020年受理投诉数量1021件增加了98.43%。其中,涉及虚假宣传的占比为31.64%。

在直播间里被当做“家人”、“姐妹”的消费者,实际上在不知不觉中就成为了待宰的羔羊。而站在门外羡慕着头部主播享受高光的新手商家,同样被虚实难辨的财富神话绊了脚。

当泡沫被吹散,埋藏于直播带货光鲜表面下的重重套路开始无所遁形。

一、粉丝、流量与算法,一切皆有“黑科技”

如果说直播带货最初的样子是源于术业有专攻,主播利用自身的知识储备和经验选品、与品牌方谈判,然后再向消费者宣传,亮出底价,促成消费。那么如今的直播带货,则更像是一列“0门槛”的挣钱快车,闹剧频频上演。

消费者在直播间里看到的,既有精心策划、浮夸演绎的剧本,更有“黑科技”手段带来的互动人气。身处羊群之中,实在敌友难分。

“带货的、娱乐的、打pk的,什么直播间都可以做,保证真人实时跟播,一场就能看见效果。”专做直播间推流业务的胡艺对锌刻度谈到,“别的主播都挂人气,有了热度,才能享受优先推流,蛮干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在“全民直播”的时代浪潮下,胡艺早早的选择了从事周边业务,事实证明,这条路似乎的确比做主播省事。

胡艺向锌刻度介绍了目前的三种引流模式,也是新人直播间常选择的直播间业务。第一种是跟播互动,3元/小时,20台起售,内容包含真人点赞入粉丝团+送灯牌+跟播互动带节奏,互动话术可定制,能够有效提升直播间成交率;

“跟播是我们以真人真机的形式模拟自然游客进入到直播间,进行点菜夸货,跟随主播口令辅助主播卖货,引导客户下单,配合主播营造热销氛围,带动客户购买情绪,提高成交比,做好数据指标,从而得到直播广场得推流。”胡艺解释道跟播业务背后的门道。

第二种是直播人气,号称“羊群效应”必备。0.5元/小时,50台起售,使用真人真机带头像挂榜,在直播间内疯狂点赞,有效提高官方引流;

第三种是账号增粉,号称新手开播必备招数。价格为100元/1000粉,60元/500粉,皆在24小时内完成。

胡艺手中养的“真人号”

胡艺表示这三种方式全部采用真人、真机、真号、带等级一机一号一IP,非小白号,保证对主播没有任何负面影响。“同样是买流量,协议粉和真机粉之间的差距就很大,而协议粉又有上榜协议粉和不上榜协议粉两种。”

具体来说,上榜协议粉是使用虚假网络IP地址登陆的账号,不上榜协议粉是程序员写出来的程序,成本极低,但这两种账号无法被平台系统识别、抓取,因此很容易被判定违规,进而被封号。真机粉则是流量商家通过购买设备,逐个养号、挂机的账号,拥有真实IP,但价格较贵。

除了像胡艺这样单一售卖直播间人气的流量贩子,还有人打包销售“黑科技”套餐,保证流量能够稳定下来。

“承接各个平台的代运营服务,引流涨粉、人气、举报、解号,任何业务都有。”“老齐”对锌刻度说,通常在他这里做3、4天套餐业务,就能打开流量池了。

在“老齐”这里,打造一个全平台覆盖的账号也不过一两个月就能实现。“每个账号都按月来算,一个月3万元。保证天猫流量至少翻一倍,抖音流量在线做到1000人以上,拼多多可以做到流量和销量都比较高,视频号能够做到平均每场过万人。”当锌刻度对效果表示疑问时,对方自信地表示,“没效果退款给你,放心,我们方法多得是。”

锌刻度通过观察“老齐”的业务内容也发现,他正上演着现代版《矛与盾》。

“老齐”经营的部分业务

“老齐”一边声称自己手里掌握着众多黑科技操作软件,能够“百分百,包成功”地让不顺眼的直播间“消失”。“我们有很多三无号专门用来做这个业务,有的人为了一口气,有的人是因为被同行模仿或者抹黑。当一个人影响到你的生意,或者涉及私人恩怨,你肯定愿意花点小钱解决问题。”

【3·15特辑】双面直播间:0.1元买粉丝,3800元封对手|三维推推荐短链接

而“老齐”嘴里的小钱,也有等级之分。如果想要毁掉一个粉丝量在两万粉以下的直播间,费用是3800元一次,两万粉以上则需要具体商谈。

有直播间被封,自然就有人想解开。“任何情况都能解,可以说既卖解药又卖毒药。但是陌生人就要花高价,自己的客户不会很贵。”“老齐”自认为还有两把刷子,所以才能在这个行业生存下来。

在胡艺和“老齐”看来,只要舍得投入,要把直播做起来实际上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无论是平台的管控、大数据的算法,还是真实用户的评价,一切皆有“黑科技”。

二、明星人气保障不了直播销量与质量

“今天我自掏腰包给家人们谋福利,如果大家觉得这个价格可以的话,一起在公屏上扣‘给力’两个字。”主播声音刚落,站在画框外的工作人员便齐声喊出“给力”。十个直播间里,几乎有一半都采用这样的套路。

一夜之间,过气的、当红的明星一个个扎进直播间,摇旗呐喊地要掏空自己的钱包,给粉丝最大的优惠。看着他们卖力地嘶吼,如数家珍地介绍着单价低至两三块的产品,还声称是自用品,一部分观众激情下单,但也有一部分观众只是做了回看客。

事实上,在疫情之后呈现出井喷式发展的直播带货行业,如今已成为了各大平台与品牌的标配。似乎无论是做社交、做电商还是做娱乐,变现的尽头都通向了直播带货这一条路。

同时,从业者阵容也由专业主播、柜台人员扩充明星、运动员、网红、素人等。他们大多在各自所属领域中原本就有粉丝群体,利用多年积攒下来的人气纷纷“下海捞金”。

明星与主播之间的分界线越来越模糊

不过,从近两年的粉丝反馈不难看出,明星、网红的带货质量实在令人堪忧。锌刻度从黑猫投诉上看到数条关于明星带货的投诉帖,包括朱丹直播间产品虚假发货、李灿森直播间销售的AJ1篮球鞋售后有问题、贾乃亮直播间售卖的良品铺子零食包货不对板;

小红书上同样有大量粉丝在明星直播间消费之后产生了疑惑,有人表示自己在朱梓骁直播间购买的Tom Ford口红是假货,使用之后唇部直接爆皮。还有人在武艺直播间买到雅诗兰黛DW粉底液的假货,尽管后来客服答应退款,但还是让其对明星感到失望……当明星成为主播后,似乎非但没有“破价宠粉”,反而让质量、真假、售后等问题像一朵朵乌云缠绕在直播间头顶无法散去。

当然也有明星已经为自己的过失买了单。今年初,一家按摩仪公司花51.5万元请陈小春带货,最终销售额仅有5000元的裁判文书出现在网上。根据判决,陈小春最终需要退还41万元服务费。

香港明星李国麟也因为直播八小时,销量特别惨淡,而被调侃“最差带货明星”。有媒体报道称,李国麟事后找了多个理由解释原因,还把售后服务不到位归咎于厂家,表示38万件的成交量被退回了31万件。

总的来说,明星人气无法直接与直播销量、直播质量画上等号。明星想要跨界直播,也并非易事。

尽管明星主播化已是大势所趋,品牌方为了追求实际出货量,也宁愿砸钱在直播间而不再花费力气打广告,但太多不理解直播电商的选品规律、合规运营法则,以及缺乏专业运营商、供应链支撑的明星主播,仍然很难对消费者和品牌方负责。

三、浇灭虚火后的直播电商,应该是什么样?

在历经了一两年的野蛮狂奔之后,直播带货行业其实早已显现出了走向“理性、合规”的苗头。无论是明星、网红还是素人,带货主播们都在夹紧尾巴,重新整顿。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某明星主播团队成员曾对其表示,该明星近期的成绩都是平台帮忙运作起来的,近日无论是从税务还是业务层面,监管都日趋严格,所以一言一行都必须十分谨慎,害怕成为众矢之的。

除了明星变得谨言慎行以外,品牌方经过前期“踩坑”后同样开始谨慎起来。新浪财经曾报道,有品牌方人士透露,现在只想找一些不收坑位费,纯佣金合作的明星主播合作。相较难辨虚实的人气,品牌方们更看到实在的出货能力,因此没有真本事的明星主播也将逐渐被良币驱逐。

与此同时,相关部门、行业也在陆续出台有关直播带货的规范,例如,2020年6月中国广告协会发布《网络直播营销行为规范》、同年11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了《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的指导意见》,明确直播带货过程中涉及各方主体的责任义务;2021年4月,国家网信办等7部门联合发布网络直播营销管理办法(试行),明确直播营销行为的8条“红线”,包括不得欺骗、误导用户,不得进行数据流量造假等。

直播带货行业正随着消费者、参与者和监督者的三方改进,而呈现出新业态。

过去的两年里,直播带货行业搭上了发展的快车,而未来仍然有较大的发展空间。数据显示,在2019年,我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还只有4168亿元。而到了2020年,其市场规模已经达到了12379万亿元。艾瑞咨询预测,在2022年,我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可能将达到34879亿元的水平。

《第4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也显示,截至2021年6月,我国电商直播的用户规模已达3.84亿、同比增长7524万,占网民总量的38.0%。

面对这样一块大蛋糕,入局者还将越来越多。而水平参差不齐的直播带货主播、专业水平不足的MCN机构、噱头大于实际的培训机构将随着行业的合规化而被整改。

当虚火被浇灭,泡沫被戳破,解决完“成长的烦恼”后的直播行业才能进入细水长流的发展阶段。随着技术提升和消费者的喜好更改,兴趣电商、虚拟电商等新形势也将“破土而出”,更多多元化、个性化的内容将在不同垂类下挖掘和孵化出更多可能性的主播,并将其优势最大化发挥。

【3·15特辑】双面直播间:0.1元买粉丝,3800元封对手|三维推推荐营销推广工具这些以内容种草为基础的电商形式,将进一步释放内容在直播带货中的作用。以用户的兴趣为出发点,增强消费者粘性,延长主播的“生命周期”。而对于行业来说,摒弃乱象之后,才能释放出更大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