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早综艺IP“复活”,会是“综N代”的一次正名吗?

发布者:刺猬公社

2022-05-30 16:42:46

阅读: 454

最近的文娱市场颇为热闹。 

这边爱奇艺发布2022Q1财报,首次实现季度盈利的消息提振了不少行业人的信心;另一边芒果TV《声生不息》《乘风破浪的姐姐3》接连火爆,其中“王心凌效应”更是刷屏中文互联网。 

一年快过了一半,这样的热火朝天终于是姗姗来迟。 

在此之前,还有通过《欢迎来到蘑菇屋》走红的07届快乐男声、《爸爸去哪儿》的考古热潮以及《花儿与少年(露营季)》正式发布回归,都在酝酿着一股“复古热潮”。

 图源@花儿与少年官微

而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今天想聊的是,这些热点背后的“综N代”影子,以及其所体现的行业变化与思考。 

到底是行业收缩之下,综N代稳稳地幸福;还是人们关于“综N代”的认知确实应该更新了?

综N代的能量

关于内娱这一阶段的“考古热潮”究竟是何时开始的,似乎已经难以考证。 

“羊胎素”和“你是我的神”加持之下,模糊泛黄的视频与回忆在过去几个月席卷短视频平台,这门“显学”成为了营销号的KPI利器,也让许多人、事物的回归显得“众望所归”。 

5月18日下午,湖南卫视和芒果TV在长沙举行首次双平台招商会,公布了49档综艺及39部大剧的2022年片单。招商会确定了此前传的沸沸扬扬的“花少4”已重启“露营季”,还针对《大侦探》《中餐厅》《妻子的浪漫旅行》等老IP分享了更新升级,《时光音乐会》《大湾仔的夜》《声生不息》等表现不俗的新综艺也敲定续作。 

图源@芒果TV官微

从四月传出拟邀阵容开始,《花儿与少年》的关注便一直没有熄火。一方面在过去五年间,以分析第二季正片内外内容为代表的“花学”在娱乐论坛上已蔚然成风;另一方面张凯丽、杨幂、刘敏涛、韩东君、李斯丹妮等常驻嘉宾的配置看来确实存在许多火花。 

此次第四季是否能让《花儿与少年》这个综艺IP焕发新的活力,或许值得期待。 

同样是多年前的国民综艺,《爸爸去哪儿》最近也热度极高。且先不讨论观众们“看着长大”的小孩儿们相关的争议,刘耕宏全民层面的火爆确实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爸爸去哪儿》的“考古潮”,过去的诸多名场面也频频登上热搜,引得观众们纷纷陷入回忆。 

图源微博话题页

5月21日,一论坛网友闲逛时发现自家附近挂着一个“爸爸去哪儿入住酒店”的牌子,而路牌对面的沙滩也被围起来,好像在临时搭建什么。这个消息第二天被搬运到微博,很快便有了#爸爸去哪儿疑似重启#的话题登上热搜。 

虽然还没有确切消息,但从网友们的反应来看,《爸爸去哪儿》还是受到了不少期待。 

大家或许对2016年开始政策层面对“明星子女”的一系列限制还有印象。而2018年8月24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公开征求关于《未成年人节目管理规(征求意见稿)》意见的通知,则被视为此时已转为网播的《爸爸去哪儿》第六季延播,并最终未能在国内播出的原因。 

近年来如《我的小尾巴》《爸爸当家》等亲子综艺尝试了不少新的形式,似乎《爸爸去哪儿》的重启也并不是没有可能。 

这些早年间的知名综艺IP如今再次被人们关注、被平台重启,是综N代能量的最好体现。被嵌进流行文化脉络里的系列综艺节目们存在于人们共同的时代记忆里,在多年的发展中积蓄着力量,再将烙印打在观众们对综艺节目的审美中,换言之,这些节目的生命力让其拥有更高容错率与粘性。 

不仅是综艺内容,其衍生文化与周边内容也能通过综N代们业已形成的内容风格、受众群体进一步实现更多传播。 

“0713”男团的火爆便是如此。走红依靠的虽然是足够有趣的中年男人互动,但作为《向往的生活》预热节目,其在制作与宣发方面受到的助力仍是不能忽视的,承制《向往》后期的大千影业独立负责了此次《蘑菇屋》的制作,以小博大的表现确实让人惊喜。 

图源微博话题页

一个衍生预热节目也能实现这种程度的影响力,这对综艺IP本身的可拓展空间、各方面资源的要求就很高。综N代的能量并非只用于延续IP自身的生命,更渗透着产业链与衍生的多元需求。 

这些并不是什么很晦涩的认知,但结合当下的多种现实来说,却是让人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一张安全牌

对于如今的综N代,从业者们又是什么看法?他们在参与其中时又有什么样的感受? 

回答刺猬公社的问题时,乙乙正身处位于长沙的节目录制酒店。根据她前几天的推算,大概5个以上综艺在长沙及其周边录制,超过200个艺人齐聚湖南,这座“星城”在疫情形势变幻莫测的当下已然成为“综艺新城”。 

作为“卑微的平台市场侧供应商、24h在线负责接收客户brief的太乙真人”,乙乙参与过的综N代不少。她对综N代最直接的感受是,虽然在目前招商普遍困难的背景下,综N代能够在商业上有突出优势,但这类节目还是难做。“每次我们如果接到新的比稿,如果是综N代我们就会特别痛苦,写不出新的、好玩的,让人眼前一亮的策略了。” 

阿祁对此颇有感触,她所在的公司负责过多档系列综艺的宣传,从业三年以来,她时常处于“与去年的自己卷生卷死”的状态。 

综N代的每一季都会强调“更新升级”,这也反映在宣传的需求上。“去年有的东西今年肯定也要有啊,去年没有的东西,今年就要想办法实现啊,不然怎么看到你的进步呢?但是,预算是一年是比一年更少的,要做的内容却是一年比一年更多。”阿祁说。 

图源网络

在这一方面,综N代面临的问题是明显且行业内外都承认的。人们快乐的阈值不断被提高,注意力也被短视频驯化切分,综艺需要的“新意”要求越来越高,“造IP”与“守IP”都变得更难。就像乙乙分享的圈子里流传着的一个魔咒:一个综艺最火的可能就是第二季,最糊的是第三季,便是这种趋势的缩影。 

小鲤在前两年参与过一档较为知名的旅行真人秀的制作,从第二季开始,“推陈出新”的焦虑便开始存在了,“观众反应就是对节目效果好与坏最直接的反馈,上线之后如果能感受到观众并不像以前一样买账,其实要考虑内容上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面对这样的挑战时,便只有开会、调整策划,希望能让观众有新鲜感,从出游路线、游玩项目等等方面进行更多设计。 

可以说,“新意”与“原汁原味”的平衡,一直以来就是综N代们或多或少会面临的问题。这也可以理解为一种发展路径,理想的情况是,在保留老观众们最爱的“核心风味”的同时,赋予综艺新元素。 

对新一季节目展开宣传时,虽然也会根据节目制作、内容上的特色有所调整,但在前期预热时更多还是会着重考虑与前面几季的呼应。“能延续做下来的节目前几季声量肯定不会太差,是借势也是溯源,归拢原先的受众。”小鲤解释。 

“但节目组跟市场侧可能也存在思路上的差别,”乙乙补充道,“虽然节目组负责整个节目的制作跟定调,但是市场侧也会提供自己的点,包括受众、定位、策略,比如说《心动4》,我觉得它内容的制作跟风格和前几季是差不多的体系风格,但是宣传又很不一样,完全是用选秀的方式在做素人、cp。” 

在营销宣发与综艺制作深度绑定融合的背景下,从立项到收官,宣传工作人员会深度参与到选角背调、台本预埋等一系列工作中。甚至在前期策划阶段,营销公司的有时还会类似于“智库”“数据库”的角色,给到更多策略上的参考。 

图源网络

营销宣传越来越卷,当下的综N代们也承担了更多期待。 

当一个综艺IP能被称之为“综N代”,其实也是证明一种“内容商业循环”的持续有效性。阿祁觉得,综N代于综艺市场而言就是“镇场子”的作用:“N代是值得期待的,因为你知道它大概是什么内容模式,同时又会期待创新,有兜底;反而是新的综艺,有风险,大家会更加持观望的态度。” 

当然需要考虑的更多是现实因素的影响,最直接的就是大环境的保守倾向,品牌和平台都会希望收益的可预见、稳定性高,综N代至少存在稳定的受众群体能够保证。面对风险,新综艺立项的难度几倍于往年,就算成功进行下去,突出重围的难度也越来越高。 

相较而言,综N代的稳定性以及口碑积累有多可爱,就不言自明了。品牌很多时候不是没钱,而是受氛围与环境的影响,收缩此时也是一种“思潮”。 

“(综N代)打安全牌吧,以及招商很顺利,但是面临的可能也是更高的期待。”乙乙分析道。

“综N代”的多元宇宙

那么,离“综N代”概念更近,作为综艺内容生产者的导演、制片、节目组是如何看待综艺市场现状的?他们有哪些新认知? 

2022年4月中旬,《非正式会谈第七季》和观众们相见,在全球疫情形势复杂的当下,这档邀请全球青年对谈的文化访谈类节目显得有些来之不易。而《非正式会谈》(下文简称《非正》)作为“非典型性综N代”,新一季的内容与商业赞助都仍然保持了不错的水准,似乎也能给本文提供一些案例样本支持。 

图源豆瓣

刺猬公社也正是带着这样的心态,对话了《非正式会谈》节目组,希望能了解他们的想法与探索。 

一定程度而言,在过去一段时间里,许多人对“综N代”这个名词似乎存在一些偏见。不关乎节目内容质量或表达方式,“综N代”好像听起来就有些上年纪了,应该被革新。在人人呼唤“潮流”、迎合“Z世代”的今天,概念与诸多标签构建了交流与内容,好像人们对一种形式、一类内容的耐性已经被极致地消磨了。 

“从综艺模式上说,国外很多模式可以做很多年,国内可能几年就耗没了,是什么原因?”《非正》节目组提问刺猬公社,“我们可能觉得观众看厌倦一个东西的速度越来越快,但究竟是观众看厌倦的速度越来越快,还是我们印象中的观众看厌倦一种东西的速度越来越快?” 

他们觉得,一个老牌综艺的有效创新,难度不亚于研发一档新节目,因为它考验是一些制作层面的、精致的手法与创新。其空间和“命题范围”是有限的,但也同样更有依靠的基础。 

优质的“综N代”就像“驰名商标”,是一个广泛的品牌认知,代表着稳定的、优秀的力量,同时它也永远是整体综艺内容的基本盘。要用几个词来形容的话,就是“基本水位”、“安全区”、“支撑”,“没有‘综N代’的支撑,这个行业可能也没有这个机会去产生足够的力量,没办法积累足够的资金和安全感去拓新,所以我们觉得综N代其实挺宝贵的。” 

这样一种宝贵也体现在对综艺人的培养上,在优质综艺人青黄不接的当下,这一特质具有别样的意义。正如小鲤在职业发展初期加入综N代节目组,学习了在前一季节目中已经被验证过的制作与宣推方式,加之综艺节目以团队作业的,相同的价值观和工作中形成的默契也让职场新人能够快速适应。 

图源网络

《非正》节目组中有从第一季一直坚持到现在的核心主创,也有更替的、来自其他平台的,甚至是此前是粉丝的。但整个项目组核心的凝聚力、对内容一致的审美追求仍没有改变。 

至于现状,更多是一种资本、平台各方都冷静下来的情况,《非正》节目组方面认为,“到现在是一个真正回归重新思考出路、重新思考就是什么是最重要的一个时间,我们觉得不一定是坏事。” 

而未来能够尝试的,仍是对商业模式的拓展与探索,不论是IP的增值还是优质内容拉取会员,都还需要更多商业链路上的反馈来支撑。“综N代”在其中的枢纽角色,似乎有更多方向可以实践。 

《非正式会谈第七季》播出到第三期,因为各地疫情形势变化转为云录制,改为《非正式卧谈》。变幻的现实情况下,似乎仍是存在太多突如其来的不如意,但好在此前就有云录制的经验,节目组算是驾轻就熟地展开了云录制。 

这样的不如意在过去两年或许出现频率更高了,每一档走到“第几季”的综艺都克服了太多困难,底蕴积蓄不易,每一步都要多思量几分才能走得更远。 

而观众们,有时是“良药苦口利于病”,有时也是耐心不够、恨铁不成钢,但总还是希望看到更优质的综艺作品,对于创新的探索多些期待与认可,双方共同努力之下,优质内容的出现概率自然而然也能更高。 

生存高于一切的当下,多些空间也能多些未来的可能。